第二十一章 没头脑与不高兴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54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好……查,大家去把江品言从小到大包括现状的老底都给我掀出来,任何一个有猫腻的地方都不放过。”

“海子和小超假扮同志,去各个同志酒吧和会所晃晃,同时叫网警配合咱们,从同志网站、论坛,还有各种贴吧、群入手,看能不能从这些地方找到江品言的身影。达哥和阿森去江品言的家和单位秘密盯梢,密切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如果江品言真的是GAY,这么多年,他肯定会忍不住去外面偷xing的,只要他做过,就不信抓不到他的把柄。”

苏禾冷静分析组员们提出的意见,越发觉得江品言此人有重大嫌疑,在目前手头上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这条线索就是最好的勘察方向,如果错了,大不了推倒重来。

警察办案从来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就是侦查每一条可疑线索,直到找出真相为止。

“遵命,头儿!”

众人士气高昂,一脸的蠢蠢欲动,仿佛江品言很快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宋临楼很不客气地泼了盆冷水,惹来几个不善的白眼。

“江品言如今的身份很不一般,国税局的副局长,和市里许多高官都有不浅的交情,他的老丈人虽然退体了,但在检察院和法院还有很高的说话分量,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个人我们很难动了得他。所以大家还是低调行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如果让对方有了警觉和防备,咱们想办他只怕比登天还难了。”

“我CAO……宋教授你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你之前就查过江品言?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武超一脸崇拜地看着他,这个超级富三代有点颠覆他对那些有钱公子哥的印象了,的确是个有本事的,在他的帮助下,短短几天案情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就在刚才,我找人查的。这人是我的秘密线人,不能过明面的,希望大家不要追问信息的来源,只需要知道这信息绝对准确就行了。”

宋教授凤眼一挑,霸气侧漏,直接堵住了后面可能的问话。

大家略一思索就明白宋临楼的秘密线人八成就是黑客了,均识趣地没开口多问。

“宋教授的话,大家都听明白了吧,明白的话就去工作,散会!其他的事,等下午手表的化验报告出来了,咱们再讨论。”

苏禾的电话一直在响,来电显示上写着“女王大人”,是苏母打来的,她匆匆散了会,这才把电话接起来。

散了会,宋临楼就去卫生间放水了,一回来就看到苏禾满脸怒容地将手机摔到桌上,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气氛相当怪异。

“苏队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

宋临楼诧异地问谢安安,这个小姑娘是办公室里最好说话的,也是最实诚的一个孩子。

“苏禾姐又被伯母逼着去相亲了,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宋教授你离远点,千万别惹她。”

谢安安心有余悸地看着苏禾的方向,小声提醒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宋临楼了然地点点头,对苏禾报以一个同情的眼神,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苏禾的痛苦他太能感同身受了,回国以后他也是被宋家人组团逼婚啊。

宋老爷子、宋父宋母,还有那个远在京城的二叔公也时常对他的终身大事表示关怀,每个星期都被安排见不同的女人,他也是快要被逼疯了。

他一个鬼怎么能和人结婚呢,这不是害人家么,何况他修炼千年早就清心寡欲了,情爱为何物,他早已不知其间滋味。无奈他占着“宋临楼”的身体,有些事情实难避免,想来真是颇为头疼。

另一个被逼婚的头疼的苏禾,此时已经被苏母的夺命连环CALL催回了家换衣服,她刚从合川风尘仆仆地出差回来,总不能穿这一身去见相亲对象,于是提前十分钟走了。

到了下班时间,大伙儿陆陆续续地去吃饭,宋临楼整理好资料也离开了办公室去停车场取车,他中午约了一个拍卖行经纪人在咖啡馆见面。

宋临楼刚启动好车子,正准备往外开,边上突然冒出一个女人在狂敲他的车窗,出于礼貌和安全,他打开了车窗。

“请问有什么事么?”

车外的女人长相清丽,穿着一件吊带碎花长裙,酥胸半露,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略显无助地看着他。

“这位师兄,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的车突然坏了,但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能不能麻烦你捎我一段路?”

能把车停到这里,又叫他师兄的,肯定就是警局其他部门的同僚了,来者又是一个大美女,换作别人肯定就答应了,但宋教授不走寻常路,他十分干脆地拒绝了。

“不好意思,我也赶时间,不方便。”

那女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被拒绝,笑容变得有些勉强,但双手还是扒在他的车窗上,明显是不想放弃。

“如果师兄不方便,那能不能把我捎到警局门口的那条马路边上,我自己打车走。师兄,拜托你了,只是这一小段顺风路。”

女人的表情越发地楚楚可怜了,轻咬着下唇,水汪汪的眼睛十分清纯无辜,再铁石心肠的人只怕也要被融化了。

宋临楼的面色却更冷了,清淡的眉眼隐露不耐,冷声道:“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啊……”女人有点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宋临楼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一把夺过她手上的车钥匙,三两下就找到了女人的车。

然后,开锁,上车,插钥匙,启动,把车开出两米远,停下……一气呵成,女人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宋临楼从自己“坏了”的车子里走下来。

“现在你的车已经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宋临楼半句拆台的话也没说,偏偏刚才他那番举动已经彻底让人家姑娘下不来台了,当真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也没有。

“呵呵……谢谢师兄,我这车老毛病了,总是时好时坏,呵呵……”

那女人嘴角的笑分明是硬挤出来的,脸上通红一片,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不客气!”

宋临楼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拉风的布加迪跑车像阵闪电似的,瞬间就没了踪影,徒留身后的女人在带着汽油味的尾气中,满脸尴尬和凌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