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想方设法也要破案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07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宋临楼的话不中听,但却是一等一的大实话,王宗原面露凝思,思来想去好半会儿,最后也只记得他曾经送给江品言一支西铁城的石英表,钢质表带内侧,还有他亲手刻下的两人名字的开头字母缩写“Wzy&Jpy”。

那只表是王宗原为了庆祝江品言顺利考上公务员而送给他的礼物,也是两人的定情信物,后来对方提出分手之后,就将手表退还了回来。

就在王宗原被杀前几天,那只手表的表盘不慎摔坏了,王宗原就带回老家拿给一个修表的亲戚修理,一心想着修好之后再送给江品言两人能重归于好。

结果没等来手表修好送情郎,却等来了江品言的温柔陷阱,死于非命,而那块表最后也不知所踪了。

听完,宋临楼的眉头紧拧成一个大写的“川”字,他十分肯定,不管是在警局的证物袋中还是本案的所有资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块手表的身影。不仅死者的遗物中没有这样东西,更不曾听死者的家人亲友提及过,仿佛那块手表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王宗原那位修表的亲戚,他是目前已知最后见过那块表的人,希望对方还健在,至于手表,宋临楼是不抱太大希望能找回它了。

“你把修表那个亲戚的名字和资料告诉我,尽量详细一点,我找人查一查。你的事,我心里有成算,不能操之过急。现在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两个先到乾坤鼎里呆着吧。”

到了约好的晚饭时间,宋临楼得去和苏禾见面,顺便谈谈明天的公事。

阿树显然不愿意离开宋临楼,身子轻轻一飘就趴到了他的肩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直视着他,仿佛在说,你要是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就哭给你看。

宋临楼不管生前还是死后,都没跟小孩子打过交道,哪里懂得哄小孩,一把就将人拎了下来,板脸警告道:“你要是想跟着我,就得听话,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

阿树小小的身子一颤,大眼睛眨巴两下,雪白的小脸上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味道,着实惹人怜惜。

王宗原看不下去了,开口哄道:“阿树别怕,这位叔叔是好人,不会把你送回去的。叔叔现在有事要做,我们不要去打扰他,王叔叔先陪你玩,好不好?”

宋临楼也觉得自己刚才严厉了些,尤其是不该说出把他送回去那种话,明显这孩子心里对那个地方充满了恐惧,思及此,他的神色也不由柔和下来,冲阿树笑了笑。

小孩子的心思最是敏感,大人是生气还是高兴,真情还是假意,他们往往能第一时间感知,见宋临楼笑了,阿树才点点头,乖乖跟王宗原飘进了乾坤鼎。

宋临楼刚转身表情立马就垮了下来,一个头顿觉两个大。他有种直觉,自己不是带了一个孩子回来,而是带了一个小祖宗回来,以后这日子恐怕要鸡飞狗跳了。

与苏禾见面时,宋临楼利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说服了苏禾再探案发现场的请求,毕竟他信誓旦旦保证有办法收拾“脏东西”的样子那么认真,那么严肃,那么值得人信任,苏禾就相信了他的鬼话。

白天受了惊吓,苏禾本来以为晚上她会睡不着的,结果却睡得无比香沉,连梦都没做。这其中当然有宋教授的功劳了,尤其是看到脖子上的伤一夜之间恢复如初,苏禾就彻底好了伤疤忘了疼,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昨天的恐怖经历,若无其事地往前冲。

第二天的工作进展自然是畅通无比,两人如入无人之境,只可惜案发现场变成了一个四面白墙,空空如也的空屋子,什么也不留了,两人最后就差把整栋楼都掀了个底朝天,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两人谈不上多失望,继续开着车找当年的目击者问话。当年那些街坊邻居搬的搬,散的散,留在合川县城的没几户,宋临楼和苏禾挨家挨户地上门去打听,皆因时隔太久,众人都记不清了,跑了一天下来,两人累得腰酸腿疼,案情却毫无进展。

晚上八点多,苏禾和宋临楼才回到酒店休息,刚打开电脑,宋临楼就收了一封邮件提醒,打开一看,他不禁笑了,总算有一点好消息。

他找了一个黑客去查王连发(王宗原的修表亲戚),对方现在虽然换了住址,但还是在老家没挪地,这两天武超和林海正好在王宗原老家那边查访,他得想个办法,好让他们能和这位王连发碰上面。

宋临楼先去卫生间冲了个澡,擦着半干的头发坐在电脑面前,仔细翻看起王连发的资料。看完以后,他心里有了一个设想。

案发之后,警方曾多次去过王宗原的老家查访他的家属亲友,当时也包括王连发在内,但他却对手表一事只字未提,更不曾将死者遗物归还其家人。

王连发家境并不好,十几年前一块八九百块的手表可以称得上是贵重物品了,想必是他动了贪念,偷偷把它占为己有了。

只是过了十几年,也不知道这块手表是否还被他保留着,还是早就转卖出去了,如果是后者,恐怕又要大费一番周折了。

“王宗原,你该出去活动一下了。”

宋临楼突然扬眉轻笑,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顺手解除了乾坤鼎的禁令,将王宗原和阿树放了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