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多情总被无情苦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38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们偷偷在一起快一年,后来他考上了公务员,我真的很替他开心,还买了一份礼物祝贺他。可是后来,他对我越来越冷淡,一个字也没留就悄悄搬走了。我打听到他在市里上班的单位,去找了他好几次,可每次他都避而不见,最后还向我提出了分手……”

王宗原的表情又像哭又像笑,时而狰狞,时而痛苦,几种情绪交织之下,让他的魂体产生了极大的波动,隐隐有爆发成恶灵的趋势。

宋临楼不得不出手扼制,手掐几道安魂诀,口念一串梵音,金光罩身之下,终于使对方平静了下来,灵智也恢复清醒。

“我知道,他害怕我们的事暴露了会影响到他的前程,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光明正大地和在一起,只希望可以默默守护在他身边,像以前一样就可以了。只要他别忘了我,有空就来看看我,陪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这么简单的请求,为什么他说做不到?”

王宗原面带茫然地看向宋临楼,似乎想从他这个外人口中得到答案。

宋临楼可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主儿,直言道:“还能为什么,不就是江品言把你睡了又不想负责任呗,他就是个玩弄感情自私自利的渣男,你干嘛还要为他伤心,这不是蠢么?”

王宗原凄然一笑,自言自语道:“是啊,我对他掏心掏肺,他却恨不得我去死。”

“行了,别沉迷往事了,直接说吧,他是怎么害死你的?”

宋临楼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催促道,再这么磨叽下去,到了晚上也未必能说完。了解了案情之后,他还得想个法子引导大家往这个方向去查,这可不是轻松活。

王宗原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同类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可是感受到宋临楼身上无形的威压,还是选择了老实回答。

“有一天,江品言主动来找我,说想和我谈谈,我当然高兴了,以为有和好的机会,还精心准备了一桌子他爱吃的菜。”

他咬牙切齿道:“谁知道,他假意温柔,哄我喝下了掺有安眠药的饮料,等我熟睡以后,又给我灌下了安眠药水。体内的痛苦那么清晰,但我的身体和意识根本不听使唤,连叫救命的力气也没有,而他就在床边站着,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在他面前。他可真是狠啊!”

“后来呢?你怎么会被困在九阴咒灵阵中?谁镇压的你?”

宋临楼突然有些同情起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说狠话了。

“哈哈哈……”王宗原凄厉地大笑,“除了江品言,还能有谁?”

“我死不瞑目,当然要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阴魂日日夜夜缠着他,想拉着他一起下地狱,他怕极了,花大钱请了一个老道来收我。合该是我命不该绝,江品言想要我魂飞魄散,那老道却想要炼化我为他所用,只是把我镇压了起来。不过那老道没想到,我会变得那么厉害,他在炼化我的过程中反被我的怨力反噬,早就一命呜呼了。但他留下的那个阵法威力实在太强,我始终冲破不了,这才让江品言白白多活了十四年。”

故事说到这里,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宋临楼这会儿也完全想起了江品言此人。

案发之前,江品言的确是那栋楼的住户之一。

“401”原本是江品言外祖父的房子,老人去世之后,就把房子留给了最疼爱的外孙,而江品言在大学毕业以后,为了专心备考公务员,特地从C市家中搬来了此处独住。

当年警方分别在案发后先后两次走访过江品言,因为他是离王宗原最近的住户,也是最有可能发现可疑之处的关键人物。

根据警方的第一次笔录显示,江品言当时已经在C市国税局上班,也从合川搬回了C市与父母同住,他是以一个普通市民的身份配合警方调查的。

在江品言的第一份证词中,他表明自己暂住401期间,与王宗原只是点头之交的邻居关系,平时素无往来,而为了潜心备考,他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连门都很少出,所以未能向警方提供任何有用的线索。

江品言的口供与其他邻居所说的基本一致,而他的证词也得到了众人的证实,从而顺利洗脱了自己的怀疑。

在左邻右舍眼中,江品言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性格开朗健谈,从小成绩就很好,后来又考上了国内一所知名大学,毕业后又进了国家机关上班……

试问这样的一个天子骄子,谁能想到他会与王宗原这种毫不起眼甚至不怎么讨喜的人搅和在一起呢?何况两人又是如此禁忌的同性恋人关系。

案发三年后,警方调查的第二次笔录显示,江品言那时已经当上了单位某部门的小科长,并且成家立室。

他的老丈人还是C市检察院的一位高官,所以警方当年只是循例问了他几句交差,让真凶在眼皮子底下又一次顺利逃脱。

再后来,警方再调查此案时,早就先入为主地认定为自杀案,态度就更是敷衍了。而像江品言这种有头有脸的人,他们更不会去打扰和得罪,连最基本的循例走访的形式都省了。

坦白而言,这件案子拖了十几年没解决,主要责任还是因办案的警方过于懈怠了。也难怪王宗原会迁怒于苏禾,一上来就想把她掐死。

“事情我都清楚了,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手里是否还留有证据,能够证明你和江品言是恋人关系,或者他杀害你的有力证据。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警方还是无法到法院立案起诉,江品言最后还是会被无罪释放。这个非常关键,所以你一定要认真想清楚。”

推理始终是推理,证据才是破案的关键,宋临楼总不能空口无凭地对苏禾等人说,江品言就是杀人犯,把他抓起来吧。总得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顺理成章地把嫌疑引到江品言身上去,这样才有理由查他。

最重要的杀人“证据”安眠药这条线索已经走进死胡同了,再查也是白费力气,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王宗原身上了,最好他有个什么秘密日记本之类的,这样就好办多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