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捡了一只小鬼回家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62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人各怀心思往下走,到二层时,宋临楼敏锐地查觉身后有个东西在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他故意落后两步,回头打量了一眼。

楼梯拐角处,有一个小小的身影静静地站立在那里,带着点畏惧和渴慕,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宋临楼看。

那是个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不对,应该说是一个小鬼头,苍白的小脸面无表情,穿着不合时宜的旧衣裳,手里拎着一个木制破玩具,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宋临楼猜测,小鬼头应该也是死在这栋楼里的旧人,后来受了王宗原的殃及,跟对方一起被困在此地不能投胎。今日他破了阵,小鬼头顺便也重获自由了。

看了两眼宋临楼就收回了目光,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但他很快就发现,小鬼头非但没离开,反而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他走他也走,他停他也停。

宋临楼不时停顿皱眉的举动引起了苏禾的怀疑,她看向身后空荡荡冷清清的废弃楼房,只觉得悚然而惊,头皮发麻。

“宋教授,你在看什么?是不是有东西缠上咱们了?”

“哦,没看什么,只是在想明天要是再来这里查案,该准备些什么东西。看来苏队今天真的是被吓到了,有点草木皆兵啊,一会去了医院顺便再开点珍珠粉压压惊吧。”

“不用,不用,这点小事算个屁,什么场面我没见过,只是第一头遇见这种事难免觉得稀奇,反应大了点,待我缓过来就好了。”

苏禾的脸色透着青白,绝对说不上好看,但她既然这么说了,宋临楼也不好去驳她的面子,倒不如等会儿他再悄悄施法帮她压惊好了。

两人边说边走,越走越远,身后的小鬼头明显修为不够,一见到太阳就缩了回去,却始终站在一楼的阴暗长廊处,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目送着宋临楼的背影。

小鬼的力量很弱,宋临楼能感觉到他并没有恶意,大概是被困了十几年,第一次碰到同类,把自已当作救命恩人了,又无地可去,所以才一路跟随。

宋临楼是个怕麻烦的人,不关己事的绝对高高挂起,何况他有要事在身,哪有多余的精力去理会一个非亲非故的小鬼头。

可越是这样想,宋临楼的心中就越是烦燥,小鬼头那双略带着孺慕之情和透露着深重绝望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尤其是感受到对方久久不愿离去,仿佛被全世界遗弃的悲伤气息,让他起了难得的侧隐之心。

这让他想起了许多许多年以前,刚刚才做鬼那会儿的自己,那种孤苦无依,寂寞如雪的凄凉,何况小鬼头跟他有着同样被人镇压迫害的经历,让他更加无法狠心置之不理。

“哎,算了,算了,就当是收留一个无家可归的小朋友吧。”

宋临楼心中默叹,借着苏禾点火开车的空隙和车身的遮挡,悄悄施了一个摄魂诀,将小鬼头收进了他的锁魂链中。

汽车轰鸣一声,扬尘而去,逐渐将他们身后的一切变成黑点。与此同时,一直笼罩在废弃楼房上空那片常年不散的阴云骤然逝去,太阳照耀其上,散发出一阵久违的暖光。

“宋教授,刚才你在王宗原的屋子里有没有看到什么?他,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车刚开出两分钟,苏禾就打破了沉默问道。

“屋子里漆黑一片,手电筒突然又不打不开,我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好像真有东西在屋子里。”

宋临楼不是有意要吓唬苏禾,而是她将来会面对更多这样的场面,还是早点接受现实和习惯它们才好。

“那你有听到我踹门的声音和喊你的名字吗?”

“你有叫我吗?没听到啊,我也喊了你好几声,见你没回答,还担心你出事了呢。”

宋临楼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比珍珠还真。

苏禾听罢紧紧抿唇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道:“虽然说出来有点可笑,但我也觉得王宗原没离开,刚才和我们在楼里捉迷藏的那个东西应该就是他……”

那个“鬼”字苏禾真的难以开口,要她一个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承认鬼神的存在,这实在有些情难以堪。可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无法用科学解答,她脖子上的那道瘀痕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并非幻觉。

“据说人死后灵魂都会下地府,好人就可以重新投胎,坏人就要下十八层地狱受刑,除非是冤死之人,因为怨气不散无法去阴间,就会以鬼魂的形式继续留在阳间。或许王宗原不肯离开阳世,就是因为冤屈未解。”

不知为何,苏禾感觉宋临楼说这话时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似乎深有体会一般,但再仔细一看,对方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仿佛刚才只是她的错觉。

“宋教授对这些很有研究?感觉你好像懂得不少呢,一点儿也不怕。”

宋临楼轻笑,“谈不上什么研究,只是个人爱好,略懂而已。后来认识了这方面的一些高人,才稍有专研。男人嘛,对灵异科幻这些未知领略的东西都是比较好奇的,接触多了也就不觉得可怕了。”

苏禾点点头,也笑道:“宋教授的爱好倒是挺别致的,这种说法我也曾听老人们说过,以前只当是无聊的民间传说,仔细想想,好像是有些道理,或许咱们这次查对了方向呢。”

“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咱们这次真能查出王宗原案的真凶,替他雪冤,不仅是破了一件案子,也等于是替他了却了一桩心愿,他就能安心投胎了,也算是积德行善的好事。”

宋临楼的说法极大地抚慰了苏禾“受伤”的小心灵,她突然觉得脖子的伤也没那么疼了。对方说的对,不管此次查案的对象是人是鬼,找出真相,就是她身为一个警察义不容辞的责任。畏惧不前,绝对不是她的风格。

“谢谢你,宋教授。”

苏禾终于露出今天以来第一个真正轻松的笑容。

这也是她今天说出的第二句谢谢,宋临楼明白她想谢的是什么,淡淡地回以一笑,脸上同样露出轻快的神色来。

苏禾的心理素质和自我调整能力真是令人侧目,有这样的搭档一起合作,他觉得自己所要求成之事有了更大的胜算。

车子开到半道,宋临楼去药店帮苏禾买了一瓶去瘀膏和消炎药,两人就回到了下榻的宾馆,各自回房休整,商定好晚饭时间再见。

苏禾脖子上的伤是鬼物所留,普通的去瘀膏和药物怎么可能治得好,宋临楼执意要下车去买药,就是方便自己在药膏里动手脚,有了他的法力帮助,苏禾的伤睡一觉就能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