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鬼打墙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198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鬼有什么好怕的,人比鬼可怕多了。要是那里真的闹鬼,我倒希望王宗原的鬼魂可以出来替他自己伸冤,告诉咱们谁是杀害他的凶手。”

苏禾说着笑起来,一脸的坦荡无畏。

她从小被教导要当个正直善良的好人,长大后的工作就是惩恶扬善,为民除害,半点对不起人的事都没做过,就算真遇上鬼,鬼又有什么理由来害她,真没什么好怕的。

“苏队果然艺高人胆大,佩服,佩服。你说得对,鬼很多时候可比人要讲道理多了,确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苏禾听着这话有点怪,可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侧头瞥了宋临楼一眼,却发现对方已经移开了视线,面色如常地扭头又看向窗外了。

短暂而莫名其妙的一段对话就这样结束了,车厢内又陷入了寂静。接下来的路程里,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多数是苏禾在向宋临楼讨教国外的一些先进办案方法,对方亦十分有耐心地为她解答,一路下来,相处颇为融洽。

苏禾与宋临楼到达合川县城时已经中午了,顺便找了个地儿解决了午饭之后,向当地人问了路,两人就直奔案发地点去了。

只见在一片崭新漂亮的商住楼之间,有一个半径为五十米的空旷废地,上面孤零零地伫立着一座老旧灰败的五层小楼,外表笼罩着一层乌黑的颜色,爬满了不知名的绿植,看上去阴森恐怖,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

这就是在网上和被当地人盛传为闹鬼的楼房,也是当年王宗原一案的案发地点。

苏禾刚想往里走,身侧的宋临楼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沉声道:“我走前面,你跟在我身后,不要离得太远,更不要单独行事。”

苏禾诧异地看着他,这话应该由她来说吧,他们的角色是不是颠倒了啊。可是宋临楼郑重其事的样子,倒让她不好反对了。反正对方开路,她来垫后,两人一样可以相互照应,谁先谁后都无所谓,她就点头应下了。

本是盛夏酷热的天,越往里走苏禾就越觉得有一股冷气扑面迎来,尤其是进到楼道往上走的时候,这种冷意就愈发地明显,仿佛走进了一个冰窖似的。

“这地方挺邪门啊,怎么感觉越来越冷了,宋教授你还好吧?”

苏禾搓了搓胳膊上被冻起来的鸡皮疙瘩,还不忘关心前面的宋临楼。

“我没事,这个地方废弃多年,没有生物靠近又缺少阳气,最容易沾染邪祟,气息阴冷也很正常,苏队你要多注意安全。”

宋临楼的表情十分严峻,他感受了一股强大的怨气和凶灵,只怕王宗原的鬼魂被困多年早就黑化成厉鬼,并不好对付,可惜苏禾看不到他现在的神情。

“你倒是越说越邪乎了,这地方连只野猫也没有,有什么不安全的,咱们多注意脚下才是,有的楼梯都长青苔了,小心滑倒。”

苏禾不以为意地笑笑,觉得今天宋临楼神神叨叨的,一点儿也没有高冷男神范。

可是很快苏禾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和宋临楼一直在三楼打转,不管怎么往上走,楼道墙壁上始终显示着快褪色的那个红色“3”字,连角落里散落的那几块石砖也一模一样。

他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困在原地了。

看向一旁脸色同样凝重的宋临楼,苏禾骇然道:“宋教授,这地方有些不对劲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应该是遇到了鬼打墙,有我在你不必担心,而且你身上有功德金光护体,寻常鬼怪很难近你的身。这事交给我吧,咱们的困局很快就能解了。”

有人在旁边看着,宋临楼不好施展法术,更不能暴露身份,只能选择委婉保险的做法,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出手。

苏禾一时哽噎,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宋临楼,觉得对方说的话自己完全没听懂。她明明是不信鬼神之说的,可眼下她只觉得背脊发凉,这诡异的现象,她办案十年来前所未见。

不等她回过神来,宋临楼已经对着空无一人的阴森楼道高声喊了起来,并且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面镜子一样的东西。

“这位朋友,我们并非有意闯人打扰你的平静,我们是警察,特地从是C市警局赶来这里调查一宗14年前的命案,还请行个方便,让我们为死者伸张正义。”

这下,苏禾看他的眼神何止是怪异,简直就是把他当作神经病了。

宋临楼无谓地笑笑,过了一会儿悄悄用灵力一探,查觉到四周对们的禁制已经解除,松了口气道:“走吧,已经没事了。”

那些话只是装模作样诈苏禾的,他手上的这块七星八卦镜才是好东西。这是他几百年前从一位老道手里抢来的,专克各种鬼门阵法,小小的一个鬼打墙不过须臾之间就能破。

苏禾吃惊地看着他手里的那面小镜子,还想问什么,宋临楼已经大踏步地往前走了,她只好把话暂时吞进肚子里,将信将疑地紧随其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