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能靠的,只有自己的反击

作者:画白白 字数:406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是谁?”

出乎意料的答案,不令仓红被问的一愣,在场众人也是一呆。

仓红眉头微皱,突的勾唇冷笑:“怎么,五年前有胆勾引李故,今天怎么就敢承认了?”她上下打量着白晓,啧啧有声:“没想到五来后的你出落的更加标志有女人味了,白晓,你放心,李故会喜欢现在的你的。”

“李故是谁?”白晓依旧反问。

在她面前装。

仓红冷笑,点了一根烟抽一口,把烟卷吐到白晓面前,才冷冷开口:“我-的-前-男-友,五-年-前-你-勾-引-反-被-打-的-那-个-男-人。”一字一顿,说的清晰无比。

仓红冷笑,看你能装到几时。

白晓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以一种市场挑大白菜的眼神,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仔细的打量着她,眼神闪烁,就是不说话。

仓红被她看很不爽,怒道“你看什么?”。

“看你啊。”白晓这才收回目光,笑的风轻云淡:“仓红是吧,你凭什么认为以你的眼光品味看上的男人,我白晓就会瞧的上眼?”

白晓的声音不温不火,就像在说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般,但就是这样,才让觉的格外的蔑视,和羞辱。

————全网小说,尽在『原创书殿』————

仓红再也保持不住脸上虚伪的笑,脸色阴沉。

她紧紧盯着白晓,扬声道:“就凭你勾引不成反被打,就凭你为抓个现形,就凭……”仓红扫视全场,冷笑道:“我们大家都亲眼看到。眼见为实,你还想狡辩?”

“就是,当年我们都在,我们都看到了。”

“是啊,我们都看到了,你还狡辩什么。”

仓红话落,她边上的两个女人就跟着附和。

白晓扫一眼,不认识,倒是流苏小声告诉她:“李玫,刘红,仓红的狗腿子,没想到五年过去了,这两人的奴性不仅没改,反而更浓了。”

陆陆续续到场的同学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听着在场相熟同学的转述,纷纷加入这一场事非八卦。

只是,人群嗡嗡,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人站在白晓这边,为她说一句话。

有些人越说越过份,流苏气不过,憋着一股气就要上去理论,却再次被白晓拉住。

“我来。”白晓冷眼旁观着周围的一切,这些天的遭遇,让她明白了一件事,你善良,你忍耐,得到的,不一定会是尊重,更可能是更多的羞辱。

所以,想要捍卫自己的尊严,能靠的,只有自己的反击。

白晓深呼口气,背脊挺的笔直,淡漠的笑着,在众人议论纷纷,异样的眼神中,缓缓走向仓红。

一步,两步……周围慢慢安静下来,视线集中在白晓身上。那冷艳淡漠的气势,高贵的气质,让人移不开眼。

“你想干什么?”仓红倒退一步,警惕的看着白晓。想她也是经历过世面的人,但是面对此刻的白晓,心里依旧打鼓。

“你怕什么?”白晓嗤笑,外强中干。

白晓接着往前走,仓红再退,一脚踩在裙摆上,‘啊’的一声惊叫向地上倒去。

白晓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仓红的胳膊,把她扯了回来。可能是用力这大,仓红直接撞到白晓怀里,才算稳住。

“不谢谢我吗?”

见仓红站好,却脸色阴沉,别说谢意,那眼神狠恨不得把白晓给千刀万刮了。

“哼!今天就先饶了你,咱们走着瞧。”仓红猛推白晓一把,撂下狠话,转身就走。

白晓也不恼,也转身往回走,走了两步,突然惊呼道:“我的戒指不见了!”

一声惊呼引来众人的注意力,就看到白晓翻上翻下找着,急的脸色都变了:“怎么办,那可是我老公专门定做的,这世上只有这么一对,如果丢了,我就惨了。苏苏,快,帮我找找。”

流苏也是个机灵的,当下反应过来,上面三两下翻遍了白晓的包包,眼睛一转,视线就落在了仓红身上。

“仓红,该不是你拿的吧?”流苏怒道:“仓红,做人地道,晓晓刚刚帮了你,你竟然干起顺手牵羊的下做勾当!”

一句气愤填膺的话,把注意力重新引以仓红身上。

仓红看着众人闪烁的眼神,也不注意什么形象了,指着流苏开骂:“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拿她戒指,”接着扫一眼白晓,看着她一身叫不上来牌子的廉价货,吊角眼中尽是鄙夷:“就凭她?她的一个戒指能值多少钱,我会抢?”

不等白晓开口,流苏睬着十寸高根鞋,迈着长白腿就冲到仓红面前,在仓红仓皇不及时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包,扒拉两下,在众人的注视下,从包包的夹缝里掏出一枚璀璨钻戒。

“你怎么说?”流苏把钻戒举起,让大家都看的清楚,然后转身面对仓红,质问道。

看到流苏手中的钻戒,仓红到现在也反应过来,这两人就是明摆着给自己设套,她现在是有理也说不清。

而且,仓红扫一眼那钻戒,看成色也值不少钱,既然胆敢拿这个算计她,那就让它有去无回,算是给自己今晚特意演这一场戏的酬金。

仓红冷笑:“这戒指是在我包里的,你怎么就说确定这戒指是白晓的?”

“当然能确定。”

流苏扬声道:“不信大家可以看这里。”流苏指着戒指内围一处,众人望去,那里极细的线条勾画出了一副鸳鸯戏水,很抽象,画面感却很强,一眼明了。

“知道这是什么吗?”流苏得意的道:“这是两个字母,X·B,玛诺亲自设计,这个B,就是白晓的缩写,现在,仓红,你这有什么话要说?”

流苏嗤笑道:“仓红,听说你在国外也是混珠宝界的,玛诺想必你也听过吧,看看,这戒指就是玛诺亲自设计,全救仅此一件,价值千万呢。”

“嘶——”

周围传来一阵抽气声。

在场众人在外面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但要说光一个结婚戒指就耗费千万打造,还没有几个人能这么爽利的。

而且,玛诺啊,那是谁,国际顶尖珠宝设计师,光是那出场费估计就抵的上这一枚戒指。

最重要的是,玛诺,同样是一个富豪中的壕,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钱,想要请人家设计的人多了去了,可是请的动的没几个,反过来说,凡是能请动玛诺的都是达到了一定层次的顶层人物,非一般的富,非一般的贵。

当下,众人看白晓的眼神就变了。

能请动玛诺的人,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惹的起的。

白晓看着众人神情变化,内心一阵酸涩。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枚戒指是怎么得来的。

仓红盯着那枚戒指,和记忆中的一枚戒指完美重叠,浑身就是一颤。

那是她出国一年,刚刚挤身进珠宝界,有幸参加的玛诺的私人作品展,其中就有这么一枚戒指。

她只所以记得的这么清楚,完全是玛诺从公开说过,不会为任何人设计婚戒,而这一枚戒指是惟一的一次破例,所以,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也让她记忆深刻。

“萧菲菲,你竟然敢坑我。”仓红暗恨,开始后悔。

本来萧菲菲联系她,让她配合再羞辱白晓一次,反正白晓只是一个破产千金,没什么好怕的,加上萧菲菲的身份,她如今回国发展还想要仰仗萧菲菲占占萧氏的光,没多想就答应了,但没想到白晓竟然和玛诺有关系。

国内众人只知道玛诺千金难求,却不知道,在国外的珠宝界,那就是玛诺的王国,无论你多有才华,无论你多受瞩目,只要玛诺一句话,就可以定你生死。

仓红盯着流苏手听戒指,神色闪烁不定,能让玛诺破例的人关系自然不浅,以玛诺那人人皆知的护犊子特性,要是白晓去告上一状,她刚刚起步的事业算是完了。她挣扎多年,如今刚刚在珠宝界有了一席之地,她可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判了死刑。但是要让她众目睽睽之下,上去道歉,她做不到。

所以,趁着众人目光落在白晓身上,仓红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转身就走。

而这一切,都被一直关注她的流苏和白晓看到。

流苏冷冷一笑,以全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怎么,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抓了个现形,就这么想走了?”

众人都看向仓红。

流苏上前,拍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看向仓红:“仓红,现在人证物证齐在,大家也都亲眼看到你偷了白晓的戒指,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好,就算退一步说,不论白晓戒指的价值,那也是白晓的东西,你偷东西这可是无法磨灭的事实,大家说对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明确表态,但是那闪烁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仓红气急:“就算从我包里搜出了白晓的戒指,那又怎么样,那就不能是别人陷害我的?”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原创书殿』————

“那……”流苏刚想说什么,一旁白晓却上前一步拦住她。

白晓看着仓红:“你的意思是,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事实?说不定其中另有隐情?”

“对。”仓红一口应下,正想道出是白晓自己陷害她,然而抬头就看到白晓的眼神,愣了一秒,恍然回过神来。

仓红惊异道:“你陷害我,就为了让亲口承认就算是亲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实?”

“是的。”

白晓上前一步,冷声道:“仓红,凭什么你一口咬定是我勾引你男友,而不是你男友对我图谋不轨?或者,你知道什么,能告诉我吗?”

仓红神色闪烁,避重就轻:“我男友对我的感情我自然知道,他不中能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这话明显没底气。

一旁当年亲眼见证现场的同学也发出疑惑:“是啊,仓红,我们当年赶过去的时候就见到你男友在打白晓,说不定就是你男友想图谋不轨,白晓不从,才恼羞成怒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