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算计

作者:画白白 字数:446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慕灵儿的话就像一把刀,狠狠的剜着他的心。

萧弈杭额头青筋直跳,转身就走。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一次人赃俱获,看你还怎么狡辩。

病房门被大力甩上,“哐——”一声巨响,震的慕灵儿心跳漏了两拍。她拍着胸口,看着兀自颤抖的门板,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拿出电话,按照事先的约定,震了震叶寒的手机。

听到铃声,叶寒抬头瞄了一眼,‘解’开缠着的手发,退开一步看着她,双脸通红,满头大汗,看着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白晓也有尴尬,毕竟是自己头发缠到人有的扣子上的。

“小白,头疼吗?”幸好小源开口,打破了这尴尬。

“没事了。”白晓又看向叶寒,道谢:“谢谢。”

“没什么。哦,你们喜欢吃什么?”说着,叶寒转回驾驶位,发动油门离开。

窗前,慕灵儿看着叶寒的车消失在拐角,收回视线,就看到萧弈杭一脚踹在路边垃圾箱。

“慕灵儿,你以为我哥为什么喜欢你?还不是因为你和白晓,无论神态和笑容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告诉你,我哥之所以对你另眼相待,并不是因为他爱你,而是把你当成了白晓的替身,明白吗?”

————全网小说,尽在『原创书殿』————

“我哥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你永远也别想逃离白晓的阴影!”

“高中,我哥可以为了白晓不看你一眼,现在,别以为怀了我哥的孩子,我哥就是你的,我告诉你,我哥照样可以为了白晓弃你不顾!”

弃你不顾!

弃你不顾!!!

这就像一个魔咒,紧紧勒着她的心脏,让她发疯。

慕灵儿拼命的摇着头,但是萧菲菲的话就像在她脑海里扎了根,挥之不去,不断的回响着,折磨着她。

她扒着窗沿,看着萧弈杭一脸暴怒的样子,突然笑了:“杭,你放心,这才刚开始,我会把白晓从你心时彻底赶走,让你完完全全属于我。”笑的狰狞恐怖。

车上的白晓突然打了冷颤,一股寒意由脚底而起直冲脑门,白晓脸色刷的苍白。

小源坐在她身边,看她这样,立马关心的问道:“小白,你怎么了?”

“冷吗?我把暖气再开高一些。”前头一直专心开车的叶寒突然开口,跟着,白晓就感觉车内的温度明显提高不少。

这是一个细心且贴心的人,是个会照顾人的人。

白晓暗暗评价,对于把小源交给他又放心了一分。

三人吃了晚饭,又应叶寒的提意,去看了电影,等回到医院的时候都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期间接到阿婆的电话,告诉圆圆已经被那地教授夫妇领走,让她不要担心。又得知小源和叶寒相处的不错,便放心的带着小南回了老家,准备先避避风头。

白晓看着头顶的月亮,估摸着阿婆现在到了哪里,前头,叶寒也下了车,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先生,有什么事吗?”

一晚上的相处下来,白晓对这个叶寒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些时候有些呆板,但并不妨碍他做一个好父亲。

叶寒看看她,又看向一旁的小源,眼底是止不住的喜欢,便道:“白小姐,我想带小源去我家住一晚,熟悉一下环境……我是真的挺喜欢这孩子的。”

“这……”白晓不由看向小源,对上他乌黑的大眼,本能的想拒绝,谁知却被小源先一步开口答应。

“好啊,好啊,我想看看叶叔叔的家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太乱了,小源可不喜欢的哦。”说完,又摇着白晓的胳膊撒娇道:“小白,让我去嘛,我一定会乖会听话的,好不好?”

“可是……”

“白小姐,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源的,请给我一个机会。”叶寒看着她,眼神诚恳无比。

白晓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终于败在两人的眼神下,同意了。然后,就看到小源兴奋的上车,然后兴奋的冲她挥手。

等车子驶离视线,白晓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小源什么时候这么容易亲近了?”

那头,车子一驶离白晓的视线,小源脸上的笑便消失了,整个人焉焉的靠在椅背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叶寒一边驾车,一边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累了。”

小源说着就闭上眼睛假寐。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叶寒眼角一闪而逝的异光。

而白晓,则有些失落。本以为这小子为粘着自己,结果就这么潇洒的走了,反而是自己有些失落。

又站了一会,确定不会回来,白晓才转身往医院里走去。

她背上的伤也差不多要好了,后天要去上班,湖西公寓回不去了,她要重新找地方住。

一件件事在心里捋一遍,白晓也到了自己的病房门口。

打开房门进去,下意识看向小源的床位,上面空落落的,白晓心头就一阵暗然。

转身,关门。门关上的瞬间,白晓心头一惊,全身汗毛直竖,转身就看到站在窗边的萧弈杭。

“你怎么在这?”

白晓一惊,转身就想打开门离开,但刚打开一半,一支手击在门板上,门‘啪’一声关上,接着背部一重,整个人都压在门板上。背上力道重的恨不得把她捻碎,加杂着一股酒气。

白晓胸口咚咚急跳,刚要开口,只听‘咔达’一声,门被反锁死。接着一只手攀上她的腰,一手扯掉她的外衣,隔着内衫肆意的揉搓着,手心滚汤的热度隔着衣衫刺激的她一阵颤粟。

白晓心下大骇,急忙伸手去拦。却被萧弈杭先一步抓住一手禁锢在身后,一手顺着她的小腹向下滑来。一阵酒气涌来,就听萧弈杭的声音响在耳边,“白晓,把我当傻子耍的开心吗?”

白晓根本就没有心思听他在说什么,全部心神都系在他的手上。但奈何用劲全力,萧弈杭就像座大山一样,移动不了分毫,眼看那只已经挑开她的衣摆钻进去,白晓情急之下,一脚狠狠的跺在萧弈杭的脚上。

八公分长的细高根顿时在萧弈杭光亮的手工皮鞋上捻出一个坑来,一秒后,就听‘嗷’的一声惨叫,身上的重量瞬减,被禁锢的双手也重获自由。

白晓来不及多想,伸手就去开门。刚触到门把,萧弈杭‘啪’的一掌击在门板上,吓的白晓一跳,也顾不得开门,转身跑离门口,远远的看着萧弈杭。此刻的他再没有往日的男神风采,半弯着身子,一支腿半抬,仔细看,看能看到悬在半空的脚微微颤抖着。往上,平日白皙俊美的脸,也因为过度的疼痛而扭曲,变的绛红。

看到他这样,白晓有些不忍,但一想到他刚刚做的事,关心的话卡在嘴边怎么也说不也来。

萧弈杭抖着脚,痛的他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等缓过来,看到站在窗边,一脸警惕看着他的女人,萧弈杭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刚刚因为酒劲而混沌的神智是彻底清醒了。

看着她防备的样子,想着她和那个男人亲热的情景,一股怒火从心底直烧到脑门,烧毁他所有理智。

他步步逼近,双目喷火:“白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傻子,被你耍的团团转,莫了,还像个白痴一样相信你的话,相信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结果呢?”

萧弈杭感觉自己的心被人一刀一刀,毫不留情的剜着,痛不欲生。

每一次质问,她每一次否认,他最后都会相信她,会为她找理由,去相信她,甚至想要试着去忘记,可是,结果呢?

他就是一个傻子,一个自欺欺人的傻子,可笑至极。她的委屈求全是假的,她眼底的深情是假的,只要那个人一出现,她就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白晓,我不会放你离开的。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萧弈杭站定,看着白晓,就像一只逃出地狱的恶魔,残忍,冷血。

白晓不由倒退一步,吓的声音都在打颤:

“你要做什么?”

“毁了你。”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原创书殿』————

萧弈杭逼近白晓,轻而易举的夺了她拿在手中防备的高根鞋丢到远处,拎着她的衣领如提小鸡般把她甩到床上,整个人跟着压上去,残忍的在她耳边道:“白晓,你不是不想让我碰吗,不是要为那个人守清白吗,我今晚就强上了你,我看你还怎么面对你的心上人!”

萧弈杭笑了。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他抬手捏住白晓的下巴,把一粒药丸塞到她嘴里,强迫她吞下。

“你想得到的,你期待的,你等待的,我都会一一摧毁。”

白晓被甩的头昏脑胀,听到这话,更是拼命的挣扎。

“你给我吃的什么?”

但是她的力气在萧弈杭看来就像小猫挠痒,根本不值一提,扯了领单很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双腿强势的挤进她的两腿之间,看着她无力挣扎的样子,萧弈杭笑的嗜血:“这一次我不会再心软,看谁还能来救你。”

这里是医院,又是这个时间,让还被反锁着,谁能来救她。

白晓惊恐的看着他,小腹处突然传来一阵阵躁热,一股饥.渴难耐的感觉席卷而来,吞噬她的理智,让她控制不住弓起身子去贴近他。

“想要吗?”

萧弈杭抚摸着她的脸,粗砺的指腹缓缓滑过她白皙柔嫩的脖颈,徘徊在她的领口处。那滚烫的热度就像一把火,彻底点醒她体内的欲.望。体内像有一把火,越烧越烈,难受致极。

“嗯……”白晓忍不住低哦出声。

萧弈杭眸色欲加低沉,炽热的气息喷洒在白晓耳边,更是激的她一阵颤粟。

“求我,我就满足你。”

萧弈杭微微抬起上身,喉结无意识上下滑动着,声音因极力忍耐而变的嘶哑:“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美吗?”双眼迷离,春意荡然,双颊艳红,嫣红的小嘴微张,零碎难耐的呻.吟,这极致的妩媚配上清冷的面容,简直就是一副毒药,让人宁死也要一夜风.流。

但是,瞬间,萧弈杭眼底的迷离就被痛苦和仇恨所代替。

“白晓,你有多美,我就有多恨你,你知道吗?”萧弈杭低声咆哮出声,俯身含住她的绯红一片的耳垂。

“嗯……”白晓浑身直颤,一瞬间的满足差点击溃她的理智。

她咬破舌尖,借着这股剧痛让自己清醒,拼命的摇头,想要躲开他的侵犯。

她和他的第一次,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但是,真的要发生,却是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和绝望。

“不,不要这样……”

萧弈杭眼中闪着暴戾,双手熟捻的游走着:“等一下你会求我要你。”

体内的欲。望一浪高过一浪,渐渐冲破理智。

白晓停止挣扎,双臂缠上萧弈杭的脖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