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我还可以更混蛋

作者:画白白 字数:396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背上伤口一抽一抽的刺疼。

白晓紧紧拉着小源手,心口突突狂跳。

她想不出来,是什么人,要这样残忍的对待这些孩子和老人。

阿婆没上过什么学,年纪轻轻丧夫丧子,好不容易挺过来,收养了这些被人的遗弃的孩子,心头刚温暖一些,又遇上这样的事。

“你们报警了吗?”

小源摇头:“没有。”

“为什么不报警?”白晓是急了,手上力道失控,小源就是一声痛呼。

白晓忙松了手,看着小源手背上的一片淤青,即自责又心疼。

“是白姐姐不好,弄痛小源了。”

小源小大人似的,起身揽过白晓的肩头,小手轻轻拍着安慰她:“小白,没事的,你别害握。”

白晓才发现自己的失态。遇事都没一个孩子镇静,真是没用。可是,这几年的相处,她早已经把阿婆和小源当成自己的亲人,她真的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再承受那种痛苦了,她会发疯的。

白晓长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稳下心绪,开始分析当前的情况。

小源所说的一切都没有证据,就算报警,恐怕也没用,反而会打草惊蛇,万一,惹怒了那个人藏在暗处的人,后果……她不敢想像。

“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白晓问道。

小源想了想,双眼猛的一亮:“前几天好像有人来过,让阿婆在什么上签字,好给阿婆换一栋大房子,阿婆当时很生气,把那些人给赶走了。那些人走时恶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还说我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要给我们苦头吃。小白,你说,是不是这些搞的鬼?”

这么一提,白晓也想起来了。

阿婆那块地正好是在童氏世纪苑的规划范围内,童氏早就取得了相关的开发权。但是上个月童氏意外破产,这个项目就转到萧氏手中。

萧氏,萧弈杭……

————全网小说,尽在『原创书殿』————

会是他吗?他知道这些孩子和她的关系吗?

白晓不敢肯定。

一天的时间,白晓都有些心绪不拧。她想着萧弈杭说的话,越想越觉得就是萧弈杭做的。

他这么做,是为了逼她吗?逼她说出他口中的人‘那个人’到底是谁?

白晓靠在窗边。太阳早已消失在地平线,天渐渐暗下来。华灯初上,人群熙熙攘攘,她终于拿起勇气给萧弈杭挂了电话。

萧氏顶层,萧弈杭合上最后一个文件,疲惫的揉着眉心,看到来电显示,整个人都愣了愣。

她竟然会给他打电话?

有一瞬的不敢相信,萧弈杭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接起电话,但出口的声音却是冻人的寒。

“什么事?”

“……”他的声音太冷,白晓握着手机的手轻微的抖了抖,到嘴边的话就那么卡在那里,吐不出来。

听着知筒里的静寂,萧弈杭眼底一片暴躁。

“白晓,不想让身边人受到伤害,就说那个人是谁。”想起那一晚她甩下离婚协议的决绝,萧弈杭下意识的认为她来电就是为了催促这件事。

又是这样。

白晓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她已经不再想说什么,他怎么想,就让他怎么想吧,可是,他们之间的事,不应该牵连到他人。

“萧弈杭,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不要牵扯到别人好不好?”

“……”电话那头突的一片死寂,静甚至连呼吸都的不到。

“如果我说不呢?你要怎么做?”

“我……萧弈杭,小源才五岁,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阿婆和孩子都是无辜的,你……”

白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弈杭冷厉的声音打断:“就是因为他才五岁我才要这么做,至于他是不是无辜的,这不是你说的算的,我要怎么对他,是我的事,怎么,你心疼了?”

真的是他做的。

白晓捂着嘴,胸口一阵阵闷痛。

虽然猜测是他做的,但当他真的亲口承认了,她还是不愿相信。她爱的那个男人,真的变成了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可以对一个才五岁的幼童下毒手的地步。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萧弈杭愣了一下,下一秒,他握紧电话,眼底是纠缠的痛,痛到极处,说出的话却是刺人的寒厉:“白晓,我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

“你就是个混蛋!”这句话,白晓几乎是吼的。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原创书殿』————

电话里,一阵沉默后,只听一个格外平静,却格外冷厉的声音传来:“我还可以更混蛋。”

听到这句话,白晓再也忍不住,她捂着嘴,眼泪就那么哗哗的流了下来。

“如果不想看到你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你就乖乖的给我回萧氏上班。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说完,萧弈杭就挂断了电话。电话那头压抑的哭声让他烦躁。

白晓抱着电话,脑海里全是初见时的他。

眉眼青涩,眼神像冬天的冰凌子一样清亮剔透。白衣黑裤,领带不羁的松开着,就那么站在紫藤花树下向她伸出手。明明很激动,却非要装出一副傲骄的高冷样子。

很傻很天真。

眼泪滑过下巴,落在黑了的手机屏上,摔的粉碎。她知道他变了,但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变成这样,没有底线。

萧弈杭挂上电话,跟着又拔通了康烁的电话。

康烁围着围裙正在煮汤,听到他的专属铃声忙关了火接起,就听萧弈杭有些责备的声音传过来。

“白晓知道了,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康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忙问道:“她怎么知道的?”

萧弈杭眉眼深沉,声音格外的沉:“不知道她从哪里听说的,你这边最快什么时候能拿到结果?”

“明天下午。最快了。”康烁脸上的笑消失:“要不要查一下?”这件事就他们两个人知道,甚至是检验科的人都不知道化验是谁的,白晓是从哪里知道的。

萧弈杭思索了下,道:“先等结果出来。”

“好。”康烁应道。

两人挂了电话,康烁再没心思煮汤,想了下解下围裙去了医院。

萧弈杭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一股寂寥的从心底攀升,眼神却愈发的凌利。不管是谁,他都要揪出来,晓晓,别怪我。

而此时的创世大厦顶层,傅侯厉的办公室里,却是一片灯火通明。项华回报完刚到手的情报,站在一旁等着他下达命令。

傅侯厉指尖夹着一根烟,轻轻的摩挲着,过了片刻才抬头,双眼开阖间透着慑人的精光。

“你是说萧弈杭在‘魅’色玩出了事?玩死了一个女人?”

项华笑道:“准确的说是在萧弈杭离开后,保安在他的房里发现了一个女人,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这个女人没过多久就死了。”

“魅色那边呢,有什么反应?”傅侯厉冷笑道。不管这女人是不是萧弈杭玩死的,他现在都是一身的骚,别想把自己摘干净了。

“魅色那边还是老办法处理的,封锁消息,给那个女人家人一笔可观的封口费,这事就算了了。”

“去查一下。”傅侯厉吩咐道:“小心一些,别惊动别人,这事不会就这么了了的。”

“好。”项华记下,又说起另一件事:“总裁,我得到一个消息,萧弈杭让康乐拿了白小姐和那个孩子的头发去验DAN,这件事要不要查一下?”

“不用……”白小姐曾经有过身孕……

傅侯厉浑身一震,突然想起这句话,到嘴边的否定一变。

挥手招来项华,压底声音吩咐他:“去查那个叫小源的孩子……”傅侯厉交待了几句:“明白吗?”

“明白。”听完,项华钦佩的看着他,总裁就是总裁,思维不是别人能比的。

等项华离开,傅侯厉一直冷如雕刻的脸才出现了一丝裂痕,甚至连眼底都浮动着一丝的激动。

那个孩子……

他压抑不住的起身,拿起外套大步走出办公室,他想见那个孩子,有些迫不及待。

傅侯厉到医院的时候,白晓正陪着小源说话,等着医生过来,帮忙把小源挪到她的病房里。

小源说了俏皮话,正逗的白晓哈哈直乐,前赴后仰的没个形象,傅侯厉就那么出现在门口。

白晓的笑来不及收起,就那么僵在嘴角,起身和他打招呼,有些尴尬。

“傅先生。”她真的意外。

傅侯厉把和里的花和水果放到桌上,笑道:“来看个旧人,想起你们就过来看看。说什么呢,这么乐,能说给我听听吗?”

傅侯厉说着,视线滑过白晓,落在小源身上。他仔细打量小源的眉眼,没有一处是像白晓,心下就有些怀疑,这个孩子真的会是她的?

小源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黑亮的大眼眨了眨,礼貌的喊人:“叔叔好,谢谢叔叔帮小白叫医生。”

“小白?”傅侯厉眉梢轻挑,脸上就挂了笑,看向白晓。

白晓有些羞又有些恼的瞪向小源:“白姐姐,没大没小的。”

“就小白。”小源到是难得的淘气。白晓看他苍白的小脸,心里心疼,也由着他。只是对傅侯厉笑道:“让你见笑了,昨天的事谢谢你,住院费等下我转帐给你。”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医院又是女性的聚集地,昨天不少护士看到傅侯厉抱她进的病房,以傅侯厉的形象,不用他说,一早醒来就有不下五个护士和她说过是一个叫傅侯厉帅哥公主抱的送她进的病房,还帮她交了住院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