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嫌弃你行不行?

作者:白水煮鱼 字数:413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乔子昂不管大卡车上人员的咒骂声,径自驾车离开,向着乔家别墅驶去。

来到乔家已经是很晚,乔老爷子早已睡下,她随着他一路来到了房间,没有时间细细的打量这里,就被乔子昂一手推了进去。

她稳住身子,回头微怒:“你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啊!”她向着身后的男人吼去。

乔子昂仿若未听见,开灯,脱下外套,仍在一处的椅子上,松了松领口的领带,一双阴鹜的眸子看向她。

被他一瞪,她向后退了两步,直到退到了床沿上,男人压过来的身子,使她不得不坐在床上。

她抬头望着居高临下的男人,墨玉色的眸子如一潭深水,看向她,扯开的领性感而迷人,风吹卷的秀发,凌乱几分,为男人增添了一抹妖冶与不羁。

若是平时,她一定会垂涎男人的俊美,好好欣赏一番,但是此时此刻,时间地点都不对。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男人的大掌握住,用的是那只受伤的手臂,已经好了?

男人前倾,薄唇凑前,对准她的唇就想要吻住。

她扬起一只手:“啪!”

一声脆响,男人愣住,她也愣住。

她只是看着那张唇,刺眼无比,他刚刚是从林婉柔那里回来的。

乔子昂惊住,这个女人再一次的打了他,这已经是第二次,从来没有人会如此对他。

她快速的闪离,刚刚她真的不是有意要打他的,那是本能的反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过来啊!”她一边向后退,一边看着男人靠近的身躯。

乔子昂慢慢靠近,伸手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带着她走向床边。

隔着男人薄薄的衬衫传来的热度,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床沿,她越是清楚这个男人想要什么,她反抗,想要逃离,奈何男人手力大,她逃脱不开。

她看了眼脚下男人的脚,刚刚他是换了拖鞋才带着她来到卧室的,而她还未来得及换下鞋子,虽然不是高跟,但是只要不是穿着拖鞋,力道足够了。

使劲所有的力气,脚下一踩,直接的踩在男人的脚面上,乔子昂松开她,她跑向一边。

乔子昂弯着身子,抱着脚,直跳不停,模样搞笑有些滑稽。

她面露笑容,碰上男人冰冷慑人的眸子,心咯噔一下,闭嘴。

乔子昂缓释了一下脚上的疼痛,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忍着痛向着她大步走来,一把逮住她,抱起,扔到床面上。

她跌倒在柔软的床上,刚想要起身,男人的身子压下。

“不要!”她惊呼。

她意识到了自己危险,可也已经来不急。

忽然身上衣裙一扯,她听到了撕裂的声音,内心嘶吼着,不行!绝对不行!

乔子昂的大掌游离在她光滑的皮肤上,迷离的眸子看向她。

“不行,你不能这样,你走开啊!”她使出浑身解数,推他,却撼不动他分毫。

乔子昂已经沉迷,听不见她口中所说的话。

男人紧密的贴合住她的身子,她厌恶他的接近,只要一想到他和林婉柔或是其他女人这么纠缠过……

她不想让一个刚刚碰过其他女人的人再来碰她,她嫌脏。

男人在她的脖颈处慢慢啃咬,她的泪,顺着眼角滑落。

迷失而去的男人,望见那滴清泪时,回神,怔住。

乔子昂趴在她的身上,正眼瞧着身下的女人,她的眸子一片澄澈,眸子中没有半点的泪珠,刚刚他看到的是什么?错觉?

她趁着男人怔愕的空隙,使劲推开他,拉起身下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

乔子昂身上的谷欠火已经消退,看着小女人的动作,皱眉:“你不是一直想要孩子?怎么这一次这么不想让我碰你了。”他唇角讥笑。

她愣,怎么把这档子事儿给忘记了,但是,就算是再想要,只要一想到他和林婉柔……还是先缓缓也比现在要好。

她从刚刚的震惊中缓和过来,恢复以往的模样:“嫌弃你行不行?”

乔子昂皱眉,不解。

“是啊,就是嫌弃你,你刚刚不是去了林婉柔那里?”看着男人不会再有动作,她的胆子稍稍的放开,扯了扯被子,捂严实一点。

眸子撇过床上她残破的衣裙,她的裙子……

乔子昂皱眉,没有解释,嘴角一笑:“是为了这件事情?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吗?”

她嘿嘿一笑:“我不介意你理解为我是有‘洁癖’。”洁癖两个字,她特意拉长了声音说的。

乔子昂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我只是在纠正一下你的语句而已。”她又道。

“我今晚就不能睡在这里了?”乔子昂眸子眯起,若是这个小女人敢回答一句“是”,他不介意今晚强行了她。

看着男人这副表情,她紧了紧手中的被子:“我可以去别的地方去睡。”

乔子昂靠近,低头,双手撑着床面,眸子认真道:“你也可以出去睡。”

这个男人就不会让着她一点?她笑得春风迎面,对视着男人的目光:“好的,请让我出去前和伯父打一声招呼,可行?”

她威胁着他,就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受不受用这一套。

乔子昂一手抓住她的小手,眸子通红,像是一头急眼的猎豹:“女人,告诉你,别挑衅我的威严。”

她一闪而过的惊慌,生怕这个男人再一次的会做出刚刚的事情,佯装镇定:“刚刚你还软玉在怀呢,还去我的办公室捉奸,是不是需要补偿我?”

她开始了讨价还价。

乔子昂示盯着她,示意她继续。

“亲爱的,刚刚是你冤枉了我,作为赔偿……”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刚刚的确是冤枉了她。

乔子昂眸子闪烁,刚刚他确实是冤枉了她,着实也是冲动了些。

“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要敢作敢当敢承受!”这句话可是男人的死穴啊,谁也不会愿意被人说不是男人的,尤其还是被一个女人说。

这一句话,绝对的屡试不爽!

乔子昂脸色微怒,盯看着她。

就在她以为他要留下时,他站起身子,向着门口走去。

“乔二少,这时候的你真真真是太帅了!”她喜笑颜开,对着男人的背影道。

乔子昂嘴角一勾,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她赶紧的闭嘴,看着他想要回头的架势,随即摆摆手:“门口在那儿,不送。”

乔子昂转头,开门,出去。

他的耳边回响着她的那句“嫌弃行不行?”搞的他的心里很郁闷,连留下来的心也没有了。

乔子昂走后,她下床,反锁住门,从他的衣橱里拿出他的一件长衬衫,套上去,又回到床上,睡下。

她盯着房间,认真的打量起来。

简单的格调,除了窗帘是黑色的以外,其余的皆以白色为主,除了给人以简洁干净的感觉以外,还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冷。

她向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闻着被子上男人熟悉的味道,她没有反感,沉沉睡去,一夜好眠。

当清晨醒来,起床,想拿自己的衣服,忽然想到衣服已经被撕。

想到她在医院里面的那些衣服,一定也被乔子昂给带回来了,只是放在了哪里,她还是要问一下佣人才知道。

索性穿着他的长衬衫,走出房间。

打量了别墅一圈儿后,才发现,这是一栋三层的小别墅,她昨晚睡着的一楼,装修并不奢华,而是隐约中透露着一种贵气,许是乔老爷子在这住着的原因。

简单的风格,和客厅中摆放的沙发桌椅,一眼望去,有一种高贵在里面,实则细细端详,会发现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限量版购置而来。

没有发现乔子昂的身影,倒是发现了佣人,她走向前去问及了从医院带来的东西被放在了哪里。

佣人指着一间房间,她点头道谢后,就拿回自己的衣服,只是她忽然之间想起来了,这个别墅,住着的不只有乔子昂一人,这是乔家别墅,住在这里的还有乔老爷子。

她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出门。

四处搜寻着乔子昂的身影,听着下楼的声音,她回头,看见一人和乔子昂长得颇有几分相似,这是……乔泽汐?

一眼望去,整个轮廓和乔子昂还是很相似,只是慢慢走下来的男人,嘴角始终挂着笑容,周身没有任何的冷气,眉眼中也带着笑意。

总体看上去,是比乔子昂好相处一点,但是总是给她一种笑里藏刀的意味,她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不如乔子昂那个大冰块。

乔泽汐走下来,笑着打招呼:“你就是我那个弟媳?”

她点头,道一声:“大哥好。”

这个男人给带给她的感觉很危险,她不想多说,只想要快点找到乔子昂,那个男人昨晚到底去了哪里!

“你在找什么?”乔泽汐问。

“你知不知道子昂去了哪里?”她说出来就后悔了,要是被眼前的男人知道昨晚她赶他走的事情,是不是死定了?

“子昂喜欢去书房,许是一早醒来就去了书房了。”乔泽汐手指向了一楼的另外一处。

她道了一句“谢谢”之后,就向着书房跑去。

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有着一抹优雅,但是正是这样的一抹高贵的优雅,让她觉得很假,逃离,是最好的选择。

书房门未锁,她转动手把,打开房间门,看着他高大的身躯,占满了整张沙发。

“起来了!”她用脚踢踢沙发,提醒着这个男人,看着眼皮微动的男人后,她向后撤退一步。

乔子昂睁开眸子,黑冷着脸。

这个男人绝对有很大的“起床气”!这么看着她是做什么,她也是好心好意的叫他起床。

“快点起来了。”她上班都要迟到了。

乔子昂慢松松的睁开眸子,扫了一眼她后,坐起。

她看着男人动了动浑身酸痛的身子,吐吐舌,虽然她很抱歉让他睡在了这里,但是,绝对不后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