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冷血的男人

作者:白水煮鱼 字数:436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尿急。”她义正言辞,脸上写满了认真,生怕这个男人不相信,她还抖了抖双腿。

终于看到了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乔子昂一脸的欣赏,只是,她的脸色苍白,嘴角泛白,显然是吓得。

他一把抓住她的一条手臂,缠绕着一直延伸到她的手,交叉握住。

似乎是在给她加油打气。

她感受着男人臂膀上传来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热度传递着她。

“我……是真的想去厕所。”现在她被吓得,是真的想要去厕所了,绝对不是在说谎。

“没事儿!”男人手不松开,眸子盯着前面,还差两个人,就要到他们了。

她使劲的想要甩开他的手臂,奈何怎么也甩不掉,一张小脸儿纠结到一起:“哥哥,人家是真的想要去厕所,你都不允许。”她哭丧着一张小脸儿,声音有些尖锐,不大不小的,正好让前面的一对夫妻听到。

前面女人回头看了一眼,抬头看看她又看看乔二少。

乔子昂黑着脸,向她看过来。

“哥哥,人家知道了嘛,不去就不去,你别这样,只是一会儿要抽血了怎么办?”她眸子中闪烁着泪光,唇一撇,委屈道。

乔子昂只穿着病服,趿着拖鞋。

她穿着衣裙,平底鞋,只到他的胸膛,她叫他哥哥,这一点也不为过,说出去,别人也会相信,只是,他环着她的手臂,十指相扣住她的手,这种亲昵的模样,怎么也不会让别人相信他们就是纯粹的兄妹关系。

前面的一对夫妻,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他们,她一脸的无辜委屈的模样,着实让前面的人看着心疼。

乔子昂的面孔又沉一分。

“哥哥,我想去……”她继续卖力,就不相信他不会让她去!

乔子昂头微侧,向她瞪看过来。

被他的眸子一瞪,她更加害怕:“我知道错了,不去就不去嘛……”委屈至极的声音听在前面人的耳朵里,更是交头接耳私语。

“老公啊,如果我要是想上厕所,你会怎么办?”前面的妻子问。

“那肯定让你去啊!放心,我没后面男人那么冷血变~态。”男人回应道。

她憋忍着不笑,差一点憋出内伤,在抬头看向乔子昂的面孔时,差点笑出声。

乔子昂黑得不能再黑的脸低头看着她,她无辜的瞪大眸子。

最终耐不住前面人的指指点点,乔子昂阴鹜着面孔,吐出一个字:“去!”

她嘴角一笑,放开他的手,向着厕所的方向跑去。

在厕所故意的磨蹭了十多分钟,思考着一会儿要逃去哪里,刚刚踏出厕所门,就看到厕所门口站着的男人。

冰冷的镌刻的容颜,让她拔腿想跑。

“你也上厕所啊,好巧啊。”她打着招呼,寻找着空隙,向着另外的一旁跑去。

还没有跑去两步,就被男人一手抓住。

“想去哪儿?”她倾斜的身子,一条手臂就被男人轻而易举的攥在手里。

“那个,我东西落在病房里了,回去拿。”她冲着他笑笑。

站起身子,一条胳臂被他拽在手里,她身子撤离很远。

“抽完血再去。”乔子昂扯着她的身子,向着刚刚抽血的地方走去。

“哎哎,我真的有东西忘在病房了。”

“不行不行,我肚子疼。”

“你松开我,我真的肚子痛。”

“……”

一路上,她叽叽咕咕,推推拖拖的被他拽到了化验室,本以为化验室旁会有很多的人,三个窗口一人没有。

她瞬间愣住。

乔子昂一抹得逞的笑意:“正好没人,不拥挤。”

她浑身打颤,在男人的推托下,向着前面走去。

在医护人员拿起采血针时,她吓得一哆嗦,身子一闪,躲到了乔子昂的身后:“你先,你先来。”

乔子昂瞅她一眼,向着窗口走去。

卷起衣袖,把胳膊伸到窗口旁,不用扎止血带,青筋就暴露。她瞪大眸子,看着医护人员为他扎上止血带,拿出针头,对准乔子昂的手臂就是一扎。

“啊!”在医护人员扎下去时,她闭眼叫起。

乔子昂皱眉:“你叫什么?”扎的是他,又不是她。

还好医护人员够淡定,没有被她所影响到,抽了几管子的血,拔出。

乔子昂按着胳膊上的胶贴,防止血液流出。

“该你了。”乔子昂用下巴示意。

她闭着的眼睛,缓缓的睁开,看着乔子昂已经抽完,她惊恐的眸子再现:“能不能不要……”她小声怯懦道。

“你觉得呢?”乔子昂的嘴角泛出一朵璀璨耀眼的花,越看她越是心惊。

闭闭眼,看了眼打颤不争气的双腿,她慢慢的走到窗口前。

她把手伸进去。

“请卷起袖子。”医护人员道。

她抽回手,慢慢的用另外一只手卷起袖子。

乔子昂看不过去,松开针孔的手指,立即抢过,迅速卷起她的袖子,拿着她的手臂放入窗口内。

她想要抽回,他手臂劲力让她动弹不得。

她摇头,惊慌失措的看着他,脸颊一瞬间泛白,口齿张不开,只能摇晃着头拒绝。

乔子昂撇看一眼,对着医护人员道:“抽!”

听到他对医护人员的命令,她听到拆开采血针的声音,和一些管子碰撞的声音。

她开始满头大汗,口角发白,在感受到针刺入胳臂的时候,她张口咬住了乔子昂拿着她手臂的那只胳膊。

医护人员只看这景象,针有些刺偏,接着又在她的肉了来回了动了动,才找到了血管。

她只感觉,针头在她的手臂里戳来戳去,每挪动一下,她就咬下去一分。

乔子昂不吭一声,看着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如纸的小女人,皱眉。

血抽完,她浑身无力的向着他栽去。

他一手按住她抽血的地方为她止血,一手扶着她跌倒过来的身子。

“怎么样?”乔子昂看着她的小脸儿,心提了几分。

过了好一会儿,她慢慢的恢复平静,眼睛慢慢变得清楚,粗喘着气息,缓了过来。

乔子昂松开她,扶着墙壁,后背贴在墙壁上,眼前一片漆黑,耳鸣,晃荡了下脑袋,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姚轻羽缓了过来,向前一步,看着他:“没事吧?”

看着乔子昂闭上眼睛,她对着窗口里面的医护人员喊:“快看看他!他昏过去了!”

病房内,乔子昂闭眸皱眉,躺在病床上。

她送走了医生,来到病床前,坐下。

“活该啊!”她得意的看着他手臂上自己的杰作。

乔子昂转醒,脑袋昏沉,看着笑着的女人:“我这是怎么了?”

刚刚他浑身出汗,贴着墙壁留下来的全部是汗水,脸色苍白,嘴唇也跟着白了起来,现在又消失了,她疑惑,他如果是晕血的话,当场就会如此,问了医生才知道并不是因为采血所致。

“因为手臂被咬了一口,正巧咬到血管了,所以就会这样了啊!”她漫不经心的说着,拿起乔子昂的那条她咬过的手臂,细细端详。

一排排整齐的牙齿印在他的手臂上,现在整条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