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别听他乱说

作者:白水煮鱼 字数:401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洛奕辰一副凄惨的小脸儿立即换下了另一副的面容,嘴角挂着笑意,向着乔子昂走去,他的眸子看着的却是姚轻羽。

“轻羽啊,你居然是他的未婚妻啊?好惨啊!你都不知道他以前的绯闻女友,各个都上了报纸的头条啊。”洛奕辰看着乔子昂怒瞪过来的眸子,嘴角扩大,谁让乔子昂不让他留下来吃饭的。

坐在乔子昂怀中的她,身体僵硬了一下,对视上洛奕辰的眸子,她皱眉,示意他继续的往下面去讲。

乔子昂看着洛奕辰,一副要把他的陈年旧事全部挖去过来的气势,冷眸一扫,示意洛奕辰闭嘴。

洛奕辰笑得更欢,一边笑,一边拍拍胸脯:“你别这样看着我,很害怕的。”

洛奕辰向后撤退一步,看着乔子昂。

她皱眉,回头看了一眼乔子昂的冷眸,心,墓地一沉。

乔子昂被她盯的不自在,立即的恢复正常。

“你别听他胡乱说。”乔子昂温和的语气对着她道,眸子瞪向洛奕辰。

她心中梗硬,看向乔子昂,眸子中隐藏下那抹暗沉,嘴角咧开:“啧啧,真是不知道乔二少还有绯闻啊?来,说给我听听。”

乔二少有绯闻?她只知道他和林婉柔在一起,以前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知道的寥寥无几,可,世人传言,乔二少冷漠,不近人情,性格冷淡,极少和女性接触,听到洛奕辰这样讲,她心中有一抹的不适。

乔子昂看着她笑意的嘴角,沉默。

洛奕辰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么好玩儿的一幕,眉开眼笑的向着她走近两步:“我跟你讲,乔曾经和一个女人在宾馆,正巧被娱记抓拍,那女的也真是好身材,火辣至极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洛奕辰丝毫不在乎的扒着乔子昂以前的八卦。

洛奕辰所说的那一种场面,她大致可以描述出来,脑海中也可以幻想出那一幕,心口只觉得恶心,难耐至极。

回头看了乔子昂一眼,发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自然,低头不语。

见乔子昂不说话,她心更沉一分,脸上笑容依旧:“没想到你的感情史这么丰富?”调皮的眨眨眼。

“喂喂喂,你怎么这样大方,难道是我说的不够生动?”洛奕辰看着她嘴角的笑容,调皮的神色,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他深思疑惑。

她笑道:“因为这样的一条绯闻还不足够拥有吸引力啊!”

洛奕辰抚摸着下巴,笑得邪恶:“还有一些?你要不要知道?”

乔子昂瞪看着一脸贼笑的洛奕辰,身子不自觉的动了动,触动了怀中的她。

她感受到抱着她的男人,身子动了动,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最终所有的言语都化为了眼眸中的怒火,她没有回头,没有看他的眸子,只是看洛奕辰的眼神,就明白一二。

“说来听听。”她轻佻的语气,满不在乎。

乔子昂一怔,看向怀中的女人,皱眉。

洛奕辰继续:“其实乔在“锦瑟年华”中,还是比我要抢手的,就他一副高冷帅气的模样,只要一进入那里,嘿嘿,你知道的。”

“锦瑟年华?”她不自觉的出口,声音有些震惊。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洛奕辰道,“锦瑟年华”是整个市中心最为火的一处娱乐性场所,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看她眸中那震惊的样子,洛奕辰知道,她是知道的。

“锦瑟年华”,是一所集合娱乐设施,酒吧,性,淫交涉的地方,听说那种地方,男人或是女人只要进去了,就别想着从里面再出来,那种污秽肮脏的地方,还有药品毒品的摄入,只要是想到这种情景,她就毛骨悚然。

他去了那种地方?怎么会去那样一种地方,她在他的怀中,有些受不了。

乔子昂忍不住道:“没有的事儿,你再多说一句,小心我……”他为自己辩解道。

“你怎么样?怎么样?没有的事儿?是谁在宾馆被娱记抓拍还上了报纸的?最后乔老爷子把这事儿盖下去的,至于”锦瑟“嘛,嘿嘿,只能说我们两个跑得快。”洛奕辰继续道,丝毫不给乔子昂解说的机会。

她听着洛奕辰的一番话,向着男人望过去,乔子昂黑冷着脸,怒瞪着对面的洛奕辰,好似洛奕辰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心中的强烈的失落感传来,她多想让他解释一番,可,等了许久,男人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谁也不说话,洛奕辰嬉皮笑脸的整张面容对视上乔子昂的千年寒冰不化的容颜,气氛就这样僵持着,她看着洛奕辰慢慢垮下去的小脸儿,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嘴角的笑容被乔子昂盯的,慢慢的消失。

“哎哎,你也不用这样,就当做是我瞎说的,其实乔也没做什么,乔喜欢的只有……”洛奕辰的话被激怒的男人打掉。

“洛!”乔子昂的声音夹杂着沉重的怒气。

一句话,就让洛奕辰立刻的警醒,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笑两声。

乔喜欢的只有……洛奕辰的这句话,一直回荡在她的心间,沉重的快让她喘不过气来。

乔子昂低头,看向怀中的姚轻羽,在白炽柔和的灯光照耀下,她白皙侧脸的线条柔美之极,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他感觉出她的不开心。

觉察到一道视线紧盯着她,她嘴角划开,侧头,忽闪着清澈的眸子,望进乔子昂的眼底:“乔二少的绯闻花边还真是不少啊!”

貌似,她只能说着这一句话,其余的,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乔子昂望着那澄澈的眸子,有些扎眼。笑笑道:“陈年旧事而已。”低头俯身,轻吻她的唇。

只擦拭一下,她就躲避过去,从他的怀中立即跳下床:“那个,我为你们去做饭。”落荒而逃的躲进了厨房中。

倚靠着厨房中的墙壁,她伸手,一把擦掉了唇边男人刚刚的味道。

她走后,房间内的温度又下降几分,乔子昂看着站在远处的洛奕辰:“以后,管住你的嘴巴!”冷眸一扫,让洛奕辰打了个哆嗦。

洛奕辰点头,看着床上的男人,又看看厨房中的身影,嘴角划出一丝笑意。

半个小时后,她从厨房走出,托盘里端着几样菜,那日在超市买来的菜,早已吃的差不多,随意的做了一些。

再走出,她已恢复平静,嘴角挂着浅笑:“来,尝尝我的手艺。”对着一旁的洛奕辰道。

洛奕辰走进,闻着扑面而来的香味:“真是好手艺啊!我就不客气了。”拿起筷子就吃。

在乔子昂的瞪视下,洛奕辰仿若没有看见,吃得不亦乐乎。

三人中,只有洛奕辰吃得欢,她的好心情已经被破坏掉,真是不明白自己为何还要佯装笑容,面对着他。

乔子昂吃饭间,偷偷看她几眼,发现并无异样,继续吃。

送走了洛奕辰,她看着病房处,保镖一左一右,像个守门山一样伫立在那里,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房间内等久了的乔子昂,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想要出门,在门口处看到她嗤笑一幕,嘴角浮现笑容:“傻笑什么呢?”

就这样,两人相互对望,隔着病房门,门口还站着两个保镖,一个在里一个在外,若是再深情一点,就像是一个女人在探望被关押了的丈夫。

这种感觉很奇怪,她最终受不了男人的目光,走进去:“好困啊,睡觉。”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向着床沿走去。

刚走两步,她习惯性的走去乔子昂睡的那个床,看来,在这个大床上睡久了,也就成为了习惯了。

她的内心有些反感,洛奕辰说的事情,一遍一遍的回响在脑海。

刚想要走到陪护床边,身后的男人一扯,她跟着他往后躺去,一齐摔倒在床上。

“你做什么?”她惊呼,男人有力的臂膀弄得她坐不起来,只能就这样睡着。

她望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如黑夜降临一般,探索着她。

她撇过头:“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女人,刚刚洛的话,你还是听进去了?”乔子昂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

她很厌烦这种感觉,更是不想让他碰她一点,露出一排小小的牙齿:“乔二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一点?”

乔子昂眼眸微眯,看着她漂亮的眼眸:“既然你不介意,我就放心了。”放下她的下巴。

她下巴一轻,眸子低垂下去,嘴角诡异一笑:“谁会没有那么一两个过去是不?我也有啊!”她抬眸,回答的若无其事。

乔子昂微怒,瞪着她。

她笑:“既然我可以放心了,那乔二少也要对我放心。”

乔子昂阴沉的面孔,越来越冷,直至降至最低温度:“女人,你是在挑衅我?”

她什么花边新闻都没有过,这个男人却是有这么多,听到这话,心中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笑眯眯道:“既然乔二少都可以这样,又怎么会在乎我为你戴一两个绿帽子是吧?”清澈的水眸中尽是笑意,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你尽管试试看。”乔子昂大掌捏住她的下巴,狠狠的向着一边甩去。

两只紧握的拳,青筋暴露,他暗自后悔刚刚的举动。

“好。”她笑眼微眯,应道。

在乔子昂的怒瞪下,她满不在乎的打了一个哈欠:“睡觉。”接着在他的怀中闭眼,睡去。

乔子昂怔望了她很久,直至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才闭眼,睡下。

她睡的极其不安稳,凌晨,她睁开眼眸,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向墙壁的时钟,凌晨三点。

果然,还是失眠了,叹气一声,她看着身边的男人,狭长的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微微抖动,薄唇闭起,菱角分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她紧贴在他的胸膛,抬起眸,仰望着这个男人。

腰间的大掌一紧,她闭眼已经来不及。

“女人,看够了没?”乔子昂笑意的眸子睁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