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们在干什么

作者:白水煮鱼 字数:410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乔子昂看着慢慢凑上来的唇,皱眉,想要躲开之际,余辉撇到门口站着的姚轻羽。

他嘴角轻笑,深情的凝视依偎在怀中的小护士,慢慢低下,送上去自己的唇。

“你们在干什么!”眼见两人就要亲上,她一口气冲到两人面前,手中紧紧攥着袋子中的榴莲,下一秒,就要向着他们砸去般。

几名护士立即从病床上跳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那名刚刚依偎在乔子昂怀中的小护士,却是不紧不慢的走下来,眸子中带着一抹挑衅。

呵,都挑衅到自己面前来了?

姚轻羽缓缓将手中的榴莲放到了床边桌子上,嘴角挂笑,慢条斯理的走过,正视着几名小护士,眸子中跳跃着火星。

乔子昂眼底浮笑,看着这一幕。

除了依偎在乔子昂怀中的那位,其余几名小护士纷纷低下头,慌乱着不知如何是好。

她一一观察过,恩,不错,她家未来夫君还是有眼光的。

几名护士中,就刚刚依偎在乔子昂怀中的,长得还算是不错。

“你们是来打针的还是来量血压,又或是来抢救我未婚夫的?”姚轻羽眉眼含笑,一一走过她们。

乔子昂自是听出她话中是何意思,居然说他出了生命危险,她们是来抢救他的,这女人!

他气结!

姚轻羽一个转身,故作深思:“不对啊,我未婚夫刚刚已打过针,也量过了血压,看他这副模样,也不像是出了什么危险,需要抢救啊。”

几名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讲话。

“要不?你们给我一个解释如何?”姚轻羽向前一步,嘴角泛笑,眸子变冷。

几名护士不讲话,那名颇为几分姿色的护士高傲的扬起下巴,看着姚轻羽:“不是打针也不是量血压,是为了陪乔少解闷儿的。”

整个楼层的护士都知道住进来是谁,传说中的乔二少,性格冷漠,寡言少语,她仗着自己有着几分姿色,公然走进,成为众姐妹之首,与之闲谈交友是假,若是凭借着自己的容貌,成为他的女人,得知他已有未婚妻,那又如何?哪怕是成为他的情~妇,一辈子都不愁吃喝,她也不用再在这里当护士伺候病人,累死累活,享尽荣华,富贵一生。

姚轻羽听到她刚刚的说辞,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下一秒,眸子寒雪如冰看向公然挑衅的女人。

“解闷儿?我记不得我未婚夫得了抑郁症还是自闭症。”姚轻羽挺直身子,端起架子,向那名护士靠近几步。

乔子昂脸色又沉一分。

几名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声。

她主要针对的不是她们几个,而是向她示威挑衅的那个女人。但是,这些人,都是罪犯,有轻有重,她哪一个都不会放过。

“见乔少自己一人在房间无聊,就过来陪他解闷,乔少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小护士继续的挑衅,瞄了一眼身边胆小如鼠的几名护士,她气恼,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说话。

“资格?论起资格来的话,你才是最没资格的吧?”她是他的未婚妻,本本都领了,她没资格,她就有资格了?可笑!

姚轻羽见继续道:“我自己的未婚夫自会有我解闷儿,还轮不到你们。”说着,姚轻羽婀娜身子,扭着翘臀向着乔子昂走去。

两条长臂一勾,环住他的脖颈,凑上自己的粉唇,贴了上去。只一下,唇便离开,转头看向那名护士,一脸得意,笑得春风盎然。

乔子昂纹丝不动,任她继续下去,很受用她现在的模样。

那名护士眸中升起一抹明显的妒忌。

她要的,就是她这副模样,但,这还不够。

被人都欺负到了自己身边来了,更何况还明显示威挑衅,她若不送她们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自己?

“哟哟,这都受不了了?照照镜子,起码把这一脸的妒忌掩藏好,然后一脸笑意,妩媚些,没准啊,我未婚夫一高兴,你还能做几天他几天的小情人。”姚轻羽摸了摸他的头,她的秀发很软,一点也不硬,手感甚是舒服。

小护士一听这话,眸子瞬间亮起。

姚轻羽嘴角轻扬:“做做梦就好,你以为我未婚夫会看得上你?”她一盆冷水泼下,瞬间熄灭了她点燃的情火。

小护士不服,一副撕逼的架势,怒瞪着姚轻羽:“刚刚乔少可是有说我要比你优秀。”

她刚刚进门之时,确实有听见这话,嘴角微微扬起,松开了环着乔子昂的脖子,向着她走来。

姚轻羽围着她转了一圈儿,最后点点头:“臀翘胸大,确实够优秀。”

接着,她话锋一转:“即便是再优秀,他娶的人是我,为何不是你?说明我的一切还是比你要优秀。”

“这可怎么办呢?有人自顾觉得自己优秀呢。”她状似苦恼。

“你……”小护士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怒瞪着她。

姚轻羽凑近她鼻息:“啧,不细细看来,还真是瞧不出你眼圈儿下面的雀斑啊,还是粉底铺的太少。”她掩嘴轻笑。

听到被人嘲笑的声音,小护士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儿,让姚轻羽心情大好。

虽然很享受这种娱乐,但是她才没工夫继续的闲谈下去。

“说吧,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她秀眉一挑,看着几名胆怯站成一排的护士,像极了领导在训斥着自己的下属。

“我们……我们……我们只是前来看看,并没有,并没有像怎么样。”几人之中一名护士小声的开口。

“刚刚坐在床上的欢笑的时候,怎么不想到这种局面?”她可是没有忘记,她刚刚进门的那一幕,她们坐在床沿欢笑的场景。

寂静,一片寂静。

刚刚那名挑衅的小护士看着扬起嘴角的姚轻羽,浑身一颤,越发觉得她万分恐惧。

姚轻羽一扫过几名颤抖着的小护士,胆怯的模样,让她心情大好。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门没关啊,姚轻羽皱眉,回头看去。

只见一位年长的女人微笑的走了进来,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同时却又给人一种亲和感。

刚刚在门口偷看着的小护士,一见势头不对,早就一溜烟儿的去请了自家的护士长。

现在,她们又继续的在门口看戏,同时心中开始庆幸,她们因忙而无法开溜,否则,遇上这种局面的就是她们。

姚轻羽微微眯起眸子,看着头上戴着的护士帽,一条蓝色的杠子,干净整洁熨烫有度的护士服穿在她身上,带着一股优雅,正向她走来。

护士长出动了?不赖,这女人一定有着极其强烈的责任心,护士长岂是白当的不成?

“您好,不好意思,她们给您添麻烦了。”护士长鞠躬,面带微笑。

这是被训练过的笑容,但是从她的脸上看见一抹温和。

啧啧啧,护士长就是不一样,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最姣好的姿态,淡定自若,一脸笑容。

她心中暗暗钦佩,但是,一码归一码,她今天决定要好好教训她们了。

“恩,护士长打算如何解决?”姚轻羽不打算拐弯抹角。

护士长眸中一闪惊愕,转瞬即逝,又变回了刚刚的模样:“她们没有本分的工作,私下离开,奖金扣除,您看……”

奖金扣除?就这么的打发了她?

“如果我把她们上报上去,会怎么样?”姚轻羽满脸好奇。

身边的几名护士心各个提起,就连挑衅的小护士,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这医院之所以成为市中心最好最大最权威的医院,少不了制度和管辖,犯下一丁点儿的错误,轻则记过,重则开除,永生不用。

护士长深吸一口气:“病人每日开支,房费、药费等全部由这一层楼报销。”

这医院和其他的医院不一样,每个护士长只管辖自己的一片区域,每日病人的计费等一切费用,均由她们护士来计,住进来的病人越多,她们的收入越高,护士长是有权利来决定费用计与不计的。

姚轻羽点头:“似乎不错。”可是,这跟她有啥关系?最便宜的不还是乔子昂?转头看向床上坐着的男人,一脸笑意,她没必要为这个男人省钱。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总是觉得欠缺点什么。”她才不会满足。

护士长笑意不减:“说是报销,其实也可把花的所有的费用如数退回。”

姚轻羽立即来了精神:“什么意思?”

“意思是,可以分文不取,并且还会再退回在住院期间花的费用。”护士长解释道,她也是有这个权利的,但是,同时,她们这个月的业绩就会下降很多,就相当于没有收下这么一个病人,还赔了出去。

姚轻羽满意:“好,到时候钱打我账上就行了。”

护士长点头,微笑。

乔子昂紧盯着兴奋中的小女人,冷黑着脸。

“那这件事情您看……”护士长话说一半。

“人带回去吧,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下一次若是再出现这种状况,可就不会这么容易了。”有钱收,她何乐而不为?

“谢谢!”护士长落落大方,从头至尾散发出女人的独特魅力。

护士长冷眼一扫几名规矩站着的小护士:“还不给我赶紧走。”

护士长果然是护士长啊!这威严。姚轻羽暗自腹诽。

小护士们一见可以离开,争先恐后,一个比一个跑的快,护士长轻踏,跟随在她们后面。挑衅姚轻羽的那名小护士走在最后,刚出门,就听见护士长开口:“半年内的奖金扣除。”

等待着所有人离开,姚轻羽走到乔子昂面前,眉飞色舞:“看来你还是有点用处得,钱这么容易就到手了,当然它是我的。”她笑容满面看着黑着脸的男人。

乔子昂只觉得他的脸都被她丢尽了,作为他的未婚妻,他是养不起她了还是虐待了她?为了这样的一点金钱……

乔二少……貌似您也没给过人家金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