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那个女人又作妖

作者:柒世风流 字数:396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刘沁不是别人,是她的妈妈。

真是一件让人恨的牙痒痒的陈年往事呢。

当年刘沁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人抱错,抱去了刘家。

祁南华丢了女儿,为了不让老婆伤心,就把弃婴祈思沐抱回去,冒充了刘沁。

后来,刘沁十四岁的时候,重新遇到了祁南华。

当时,刘家还没有发家,刘沁在刘家过的并不好。

因为刘沁在不久前被刘家当年人刘靖发现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那时候,如果不是外婆坚持养好刘沁,十四岁的刘沁肯定会无家可归,饭不果腹。

因为刘沁的眉眼和祁南华相似十足,所以祁南华当时就起了疑心。

在听刘沁说了自己的遭遇过后,当即就带刘沁去做了亲子鉴定。

不用多说,刘沁就是当年祁南华丢失的那个女儿。

刘沁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生家庭,再加上养父的并不善待,她自然有心跟祁南华回家。

可是她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到祁南华来接她回祁家!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当初祁南华带回家的那个弃婴在作怪。

十多年的相处,祈思沐极得祁家人的欢心。

她一听说刘沁会被带回来,就在家里一哭二闹三折腾,态度偏激异常。

祁家宝贝极了祈思沐,竟然做了不让刘沁回祁家,只给钱让她在外面生活的决定!

这?算是什么破决定?!简直可笑至极,可是它就真的这样发生了。

祁家的亲生女儿,因为一个养女而无权进入祁家!

私下里,那个极受宠爱的祈思沐还找刘沁,一脸倨傲的告诉她,不要妄图进祁家,抢她家的财产。

刘沁那时候虽然年纪才刚满十四,可她遗传了祁家的坚毅风骨。

她不稀罕祁家,自从被祈思沐找过之后,更是对祁家死心。

她再也没和祁南华联系过,也没有要祁家的一分钱。

祁南华尝试交谈了几次,也就作罢。

多年时间,再也未曾联系刘沁。

再到后来,刘沁遇到了乔寒山,生下了乔夏早早过世之后,祁南华得知刘沁那么早就去世,那抹对不起自己亲生女儿的愧疚,这才重新浮现了出来。

于是,祁南华把这抹愧疚加注在了乔夏身上,试图对乔夏好。

可乔夏知道了妈妈当年的事,哪里会接受祁南华的示好?

乔夏身上结合了刘沁和乔寒山的特点,矜傲和坚毅,一样都没有落下。

祁家的财富与地位,她同样也不心动。

这么多年过去,她对祁南华最亲近的时候也不过是每逢春节,给他叫一句外公!

而祈思沐,听说二十多年前嫁到了X市的一个豪门,还有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儿。

祈思沐,到底又做了什么妖呢?

……

乔夏轻呼出一口气,思绪渐渐回笼。

她有些落寞的笑了笑,祁南华不出手,那她什么时候能出去,估计全靠自己有几分运气了。

现在在医院那些警察生怕她再次跑了,门口轮班守着不说,这间加护病房的窗户都从外面封死。

乔夏就算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

等明天被带回警局之后,想要出去就更难了吧。

就这样认命吗?

呵……就算不认命又能怎样,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把自己身体养好,静待事态发展,而后随遇而安。

思至此,她又不免想的更多,想到了她最放不下,被她寄养在君御家中的严安,想到还处在昏迷状态,至今没有醒来的爸爸。

这两个至亲的家人,她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见到。

是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又或者……一辈子都见不到了,是的,最坏的情况,是她或许会被人整死在牢中。

她原本那个很长,很好的人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乔夏揉着太阳穴,眸光空洞,但是狭长的凤眸深处,仍然存有一分微光。

乔夏,从来都不信命!

……

如她所料,第二天九点左右,她就被带回了警局。

不过,是被弄进了接待室。

乔夏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里看到唐玉儿。

唐玉儿穿着白色西装套装,一副职业金领的模样。

画着精致的妆容,看她进来,唇角高扬,露出挑衅的笑意。

相比之下,乔夏身形暴瘦,穿着素装。

身后还跟着两个监视她的警员,显得那般狼狈。

不过,乔夏终归是乔夏,面对唐玉儿眼神的挑衅,她只是漠然一笑,而后好整以暇的坐在唐玉儿的对面。

“倒是很意外你会来。”

有些人不用靠衣装,不用靠配饰,天生就带有一股气场。

只要坐在那里,哪怕不说话,也会有很强的存在感。

乔夏无疑就是天生夹带气场的那种人。

唐玉儿见自己没有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也不恼,“我也很意外,我们有一天会在这种地方谈话,真是遗憾。”她眼睛一眯,“乔夏,看样子你这几天吃了不少苦,瞧你瘦的,和上次见到你相比,下巴真是尖了很多,要是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大韩做了个削骨手术呢。”

乔夏一笑:“能让人吃了长一智的苦,算不得什么苦,吃一苦长一智,多划算?这种人生财富,别人想吃也不一定吃得到,吃了也不一定有用。”

“你倒是想的乐观呀,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还能乐观到什么时候。”唐玉儿装模作样的叹服一声,“你知道我今天来这里看你,是要做什么吗?”

她微勾的杏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乔夏的视线移到了她面前放着的两份文件夹。

“哦?”

唐玉儿笑了,看了一眼乔夏身后的两个警员,见两人冲她点了点头,她明白这是站在她这边的人。

于是,她将手前的文件推到乔夏那边。

乔夏见状,也不理,尽自打开文件夹。

“股权转让书?唐玉儿,你什么意思!”她看了几眼,僵着脸,冲唐玉儿质问,“我倒是想不到,你竟然还打WY的主意,你今天过来就是让我签这玩意儿的是么!”

唐玉儿靠在椅背上,耸了耸肩,“没错。”其实,她是想彻底毁了WY的,乔夏看不上她,她同样看不上乔夏的,可是……

唐玉儿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郁,可是,严辰冽却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他要WY。

“签了吧,签了这份协议,没了WY,说不定你运气一好,就不用坐牢了,听说大规模洗黑钱这种罪名,坐牢最少得坐个十年吧。”

乔夏脸色一黑,眼瞳直视着唐玉儿,“这些事,全是你一手筹划的?”

唐玉儿冷笑,怜悯的回视乔夏,“要怪就怪你那老爹吧,查什么不好,查不该查的东西,你是自己撞到我枪口上的,谈不上策划,我只是帮我未婚夫,拿到该拿的东西而已。”

“我不会签的!”她一把把文件推了回去。

就在乔夏想单方面结束这场接待,站起身的时候,唐玉儿一把拽住了乔夏的胳膊,“乔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这文件你签也得签,你不签也得签!”

乔夏看了身后的两个警察一眼,而后回过头,冲着唐玉儿比划了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是绝对公平的,总有一天你们会为如今的所有不好作为付出代价。”

“代价?”唐玉儿不屑的扬扬眉,“就算我需要付出代价,到时候你也看不到不是?签了吧,你要是签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求求情,帮你父亲求求情,你想想你不签的后果,你要是不签,你就一定会坐牢,到时候,你那个不知死活的父亲有谁会帮你照顾?现在人都是自私的,再好的朋友再好的战友也不可能长年累月,不计回报的帮衬着谁,你可得想清楚了啊乔夏,你有硬骨头,可也要想想自己身上的软骨头!”

乔夏看她得意的样子,一股森然的火气就窜上了心头。

是了,就是这样,她要是还无所作为,就会被这些歹人欺负到头上!

不仅欺负她,还要欺负她的爸爸!

乔夏猛然一下俯过身,在唐玉儿反应过来之前拽住了她的领口。

唐玉儿吓了一跳,被乔夏冷冽的眼神吓到。

“你要做什么,告诉你,这里是警局,你要是把我怎么样,你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你以为我现在这种处境,还会怕你的威胁?”乔夏余光瞧着身后两个拿出电棍对着她的警员,冷冷一笑:“唐小姐,其实你想让我签这份转让书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说时迟那时快,乔夏手掌猝然抬起,狠狠的一巴掌直接甩在唐玉儿白皙的面部!

“这一巴掌,我早就想打了!”

啪!

大力的巴掌,让唐玉儿的脸都偏向了一边,她惊恐的用手擦了擦嘴角,竟然擦出了血迹。

唐玉儿尖叫一声,“乔夏,你找死!”

乔夏身后那两个警员也反应过来,电棍直接砸向了乔夏的后背。

乔夏早有防备,电棍砸下来的时候她快速将身体偏向一边,避开了要害。

可警员的电棍挥舞飞快,乔夏躲了好几下,还是开始被砸重。

她只能抱住自己的脑袋,维护自己身体要害。

唐玉儿还在捂着脸尖叫,“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我高兴为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