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孩子是发酵他疯狂的字眼

作者:柒世风流 字数:411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拜托,刚才她说漏嘴,说唐玉儿也跟着她回国了呀!

可是这话,卿良玉才不跟乔夏说。

她转身就走,留着乔夏一头雾水待在家里。

严辰冽真的出去了,过了几个小时也不见他回来。

乔夏打了电话过去,也是关机。

她就一直坐在客厅等,越是等心越是下沉。

可是她就是不信严辰冽今晚还真的不回来。

等着等着,她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人在碰触。

“唔,痒,不要动。”她蜷缩着身子闪躲。

可是那作恶的唇,却怎么也不放过她。

那深浅不一的轻吻和允吸,迫不及待的让她一起沉沦。

乔夏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当有点粗糙的手掌解开她的衣服,覆上她的瞬间,她整个清醒过来。

“谁……唔。”她的惊呼被覆盖,只剩下缱绻的唇齿相缠。

如果不是熟悉的男性气息,她恐怕会一脚把身上的人踹出去。

满鼻的酒气,严辰冽竟然喝了很多酒。

渐渐的,乔夏感觉到了异样。

严辰冽很狂躁,动作很粗暴。

他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融入她的身体,又好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他的低喘都是异样的!

她愣神,感觉有些疼。

“你慢点,小心我们的孩子。”她咬着唇,难耐的提醒他。

身上的人一怔,没了动静,黑暗里,好像一切都静止,除了他身体的某部分还停在她的身体里。

她以为,他应该要结束了。

可是片刻过后,却遭来了更加猛烈的撞击。

他突然发了疯一样的要她,好像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掉。

吻都带着力道,让她发疼。

他咬她,在她身体的每处都留下他的齿印。

乔夏疼的厉害,要推开他,他却不让。

又是一阵凶猛的侵占,她突然脸色煞白。

肚子开始抽筋,她神色一慌,“停,不要了,快停下,我们的孩子。”

孩子似乎成了发酵他疯狂的字眼,他不仅没有停下,还强迫她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接受他的汹涌。

这时候,她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连带着呼吸都带上了绝望。

她不寻常的痛呼和身下大量的流液终于引起他的注意。

严辰冽喘息着停下了动作,黑暗里,他拍了拍她的脸颊,“怎么了。”

她痛的已经说不出话,脸色早已经煞白,双手连抓他手的力气都没有。

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弱弱的呼吸,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开了壁灯。

粉色床单上的大量的血红血液和她煞白如纸的面容吓呆了他。

“乔夏,乔夏!”严辰冽此刻已经彻底酒醒,慌乱的握住乔夏的手,寻找乔夏的意识。

见她睁开了眼睛,却说不出话来,他才慌乱的给自己套上衣服,用薄被将她一裹,打横抱起冲出家里。

这一晚,成了严辰冽的梦魇。

好长一段时间,只要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是满身是血,一脸绝望的乔夏。

……

这是他第二次抱着意识模糊的她冲进医院。

第一次是他五年前至她满身是血,至她流产那次。

尽管那次送急诊抢救已经过了五年多的时间,可是对他造成的影响,哪怕是到了现在,影响都没有彻底的消除。

他从未对谁说过他的愧疚,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这么多年就都过的心安理得。

他的身体洁癖至今未愈,就是最好的证明。

“医生,快看看她。”

严辰冽冷凝着一张脸,乔夏在他怀里已经晕了过去,他几乎是一手抱着她,一手砸在坐诊医生办公桌上的。

办公室里围了不少看病的人,大家都等着排队等着,看他这样插队,都想出声说什么,可是等看到严辰冽这嚣好张很不好惹的脸色,还有那身正装的行头,又面面相觑的静了声。

人还是欺软怕硬的多的,要是严辰冽是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或者小姑娘,他们哪里会忍让。

医生也是如此,但这里到底他是老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对待,他脸色也不好看。

“这么需要快点看的人很多,不单单只有你一个人急。”虽说如此,他还是接过手来看乔夏。

“现在的年轻人啊,脾气太暴不好,容易吃亏你知道吧?”

严辰冽脸色很臭,眯着眼睛看了这急诊外科的医生一眼。

医生心里一抖,终于不再废话,开始常规的询问。

“说说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情况?”

严辰冽皱着眉,是他不小心……

“医生,这位小姐是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大概是撞到了太阳穴这类位置。”

身后,尾随的唐玉儿已经迈进了急诊室。

严辰冽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发怔,眉头却皱的越紧。

过了一会儿,护工被召唤过来带乔夏去拍片,严辰冽想要跟去,唐玉儿拉住了他。

“辰冽,我跟她过去就行,这件事是由我和她引起的,你放心,我会解决好。”

她还是原先的那身白裙,面部也只是清洗了下,还好她画的是淡妆,稍微补补现在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狼狈。

她的态度很柔软。

严辰冽想了下乔夏刚才那脸色,马上摇头:“我和你一起去。”

说完也不看唐玉儿,径自快步跟上去。

他走的太快,没看见身后唐玉儿咒怨的眼神。

都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他还会紧张那个该死的乔夏?

她突然发现,她的几年抗战,竟然还要继续坚持。

其实,乔夏很早就醒了,可是她没有睁开眼睛。

头是很疼的,有些晕,但是她的意识却清醒。

对此,她干脆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她在病床上躺着,ct等一系列诊断结果已经出来了。

她听到医生说她是脑震荡,此刻严辰冽是在质问医生,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醒。

她沉着神听着,听到他暴怒声线里的不淡定,她心里冷笑。

“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把你们医院最好的脑科医生给我找来。”严辰冽烦躁的松了松领带。

听得医生还在说什么再等等看情况这种话,一把抓住了女医生的衣领:“立刻,马上!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不然你明天就不用再来这里上班了!”

有钱了不起啊!神经病!

女医生脸色难堪的出门,严辰冽和唐玉儿就在病房里等。

过了好一会儿,那医生才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三个人。

一老人一中年女人,还有一个穿着大白褂,带着无框眼镜,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

“严医生,就是这里。”

“恩。”

年轻男子率先走了过来,面色平静,看了一眼严辰冽,勾着唇道:“这位小姐的情况我都已经听说了,她是……”

“咦,辰冽,玉儿,怎么是你们。”韩伊婕惊异的声音打断了年轻医生的话。

严辰冽一看,惊讶:“妈?”

眼神看向了拄着拐杖的老人,眉头不自觉的轻皱了下。

“爸,你们怎么在医院,是有哪里不舒服么。”他走到老人跟前,恭敬的弯身问候,询问。

唐玉儿也上前来,对着严行书和韩伊婕有礼的打了声招呼,“严伯父,伯母。”

严行书面色严肃,与严辰冽和唐玉儿的小心翼翼相比,他的反应很寡淡。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眼神却看着年轻医生的方向,而后严行书上前,站在他旁边。

韩伊婕脸色变了变,愤愤的咬牙,瞪了年轻医生的背影一眼,冲着严辰冽挤挤眼。

严辰冽不明所以,他以为,严行书也是来看脑科的,现在恰好跟这个医生过来了而已。

没空多想,也上前,问年轻医生:“既然你是这个医院最好的脑科医生,那你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已经昏迷了三个多小时,她只不过撞了一下桌子,不至于这么严重的脑震荡吧。”

他不是那种以别人年纪看别人资历的人,再者有严行书跟着这医生,他也不怀疑这个看起来还年轻的医生会是这个医院最好的脑科医生。

韩伊婕这才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竟然是乔夏,她想了想,把唐玉儿拉出了病房了解情况。

严醇风对于严辰冽的质问不置可否,语气轻谩:“并无其他外伤,却昏迷五六个小时的伤者也多了去了。”

“那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不是在严行书面前保持形象,他真想用点行动让这个年轻医生改改这讨人厌的语气。

严醇风眉头一挑,“你可以先出去十分钟,我给患者细致的检查一下。”

“我能不出去么?”严辰冽不信任的看他一眼。

“无所谓,你既然不想知道结果,那我出去好了。”说着,他放下乔夏的检查结果,就要出去。

“你……”严辰冽拦住他,冰冷的瞪着他:“如果你对她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哦。”他应的依旧轻佻。

严辰冽的脸色沉到极致。

严行书发话,“想知道结果就出去等,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

严辰冽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随着他走出去。

特护病房里,只剩下躺在病床上的假装昏迷的乔夏,和一脸平静却气质邪妄的严醇风。

乔夏听着那脚步声在自己病床旁停下,不知为何,她的心跳突然有点加快。

好像,被发现了?

很快,她突然了不对劲。

她感觉到了那个医生的呼吸离她越来越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