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被期待的意外

作者:柒世风流 字数:411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幸亏严辰冽从不上报,就算是要拍也最多让媒体拍个背影或侧脸,现实里也几个人知道这个英挺清俊的男人到底是谁。

不然今天,严辰冽可要丢脸丢大发了。

那么多人看着,大都人现在都觉得乔夏蛮可怜的,可也认为乔夏这都是自作自受,所以也没人站出来帮她说一句什么。

至于咖啡厅的服务员他们,早就被严辰冽的秘书摆平。

此刻不仅没有人上来劝架,甚至还关上了咖啡厅的大门,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大都人依旧选择继续在一旁看热闹,秘书对此也无奈。

严辰冽又拽住了她的胳膊,乔夏也不躲,她也无力躲。

她的眼神却是严辰冽从未见过的冷,不多说什么,紧抿着唇,甚至眸子里,还带上了挑衅。

严辰冽霎时间火冒三丈,一个力道控制不住,拽重了,乔夏登时摔在了咖啡桌旁。

她的头撞在了咖啡桌上,刚好撞到了太阳穴。

这么一下,出人意料。

乔夏垂着头,吸了口冷气,捂着头。

钻心的疼。

严辰冽也是一愣,理智恢复了点。

看着乔夏低着头,一动不动,他心里一颤,刚才他气过头了,这都做了什么。

冷厉的面容一缓,可是如果这会儿说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也不行。

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气,只有一些疙瘩在哪儿晃着。

于是,话说出来还是冷言,“抬起头来,只要你跟玉儿说句道歉,我也会对你道歉。”

刚才那一下,他自己知道力道。

因此,此刻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乔夏却依旧低着头,靠着咖啡桌一动不动。

本来严辰冽还在等,可是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心里某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赶紧伸手将乔夏扶了起来,只见的她脸色苍白,龇着牙,面容都有点扭曲,显然是疼的。

可她还是微睁着眸子,冷冷的看他,说不出话来,眼神却代表了她的意志。

“你……该死!”他终于心里一疼,仓皇的将她打横抱起,咒骂了一声,推开了人就往外跑。

显然,这是要送医院去。

“辰冽,等等我。”唐玉儿在身后弱弱的喊。

严辰冽此刻所有心神都被怀里倔强到死也不愿低头的女人拽住,哪里还顾得上她,转眼就消失在了咖啡厅。

“……”

……

其实,他们结婚七年来大部分时间也不是冷冷相对。

为了公司的发展,WY也像很多公司一样,在员工守则里添了一条不允许公司内部员工办公室恋爱的明文规定。

作为两个最高层的领导,乔夏和严辰冽自然以身作则。

两人相处的气氛本不像新婚燕尔的夫妻,没有人怀疑过这两人会是伴侣这件事。

在工作上,他们更像是最好的搭档,最棒的合作伙伴。

再冷的水常年被温暖的阳光照耀,这水也会变温,就算是寒冰,积年累月经由光照,也会融化。

严辰冽不是木头,虽然乔夏于他更多的是利益的关系。

可是,他也不曾否认过一个事实——他们已经结婚,而她是他妻子的事实。

身体上的互相慰藉太多,总会出现意外。

在他们结婚第二年的时候,他们终于有了第三次意外。

两人关系的第一次转折,就出现在这次意外。

这天清晨乔夏起来给严辰冽做早餐,可突然有恶心干呕的感觉。

“你怎么了?”严辰冽才刚起床,见她在厕所干呕,不由关心道。

乔夏脸色有点苍白,却还是冲他笑了一下,“没事,你快去吃早餐吧,等下还要飞H市谈项目呢。”

他点头,洗漱后去吃了早餐。

他今早要赶飞机,可是看乔夏这样子,应该很不舒服。

出门之前,她习惯的上前给他整了整领带,继续做着她贤惠妻子的工作。

他虽然不爱她,可是她为他做的他都看的到,感受的到。

这一年,是公司飞速发展的一年,也是相处以来,他们关系最为和谐的一年。

他看她低头认真的模样,清俊的脸上不由闪现一抹柔软。

“今天你不要去公司了,去医院检查检查,检查之后把结果告诉我。”

伸手,将她滑落在脸侧的头发别在了耳后。

他俯下身,在她额前亲吻了一下,这才出门。

检查的结果是她怀孕了,WY正处在关键的上升期,他们手头的工作都很忙。

这个孩子,来的并不是时候。

可是,乔夏还是想把这孩子生下来。

他们的前两个孩子就是因为来的不是时候,才会失去。

孩子是在孕在她子宫里的,她沉寂下来,就仿佛能感觉另外一个生命在她的身体里心跳一样。

她舍不得。

是夜晚,她站在窗前,窗外霓虹灯闪耀,她站在窗前想了好久,才有些忐忑的给他打了电话。

那一边,严辰冽还在一个酒局里左右逢源。

他是投资界的新贵,这个酒局是为他而办,他是绝对的主角。

酒局里免不了公关美女的陪酒,他的身边就坐了两个。

酒过三巡,包厅里的老总们已经想出了新的玩法,纷纷拿出自己公司的合作项目来赌,赌谁能在和女伴的热舞挑逗里,坚持的时间最长。

这是行业潜、规则,严辰冽已经看的太多。

为了一个他势在必得的合作项目,他自然也不会拒绝这样的游戏。

身边的两个女人时不时的眼神挑逗,动作勾、引他都看在眼里。

几番下来,他也是箭在弦上。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身体洁癖。

可就在他带着女伴进了包厅专供人“休息”的房间时,他接到了乔夏的电话。

“怎么了。”身边长腿细腰,容貌美颜的女人正在试图解开他的皮带,被他一手按住手。

他的声音因为情、欲,原本低沉的声线有些磁性的暗哑。

乔夏听出来了,只觉得他声音有些异样,“你感冒了?”

她的声音很清冷,在严辰冽面前,她好像也从来没有像是小女人一样撒娇,娇嗔过。

就算是关心的时候也是那样轻柔的清冷。

美艳的女人眸若秋水,不满自己的手被他按住。

见他一本正经的讲电话,她使坏的弯下腰,隔着他的西装裤,伸舌间接的挑逗他的欲、望,

他刚想回答,却因为这女人的动作为小腹一紧,深吸了一口气。

“严辰冽,你到底怎么了?”不知道状况的乔夏有些急了,“给我个地址,我飞过去找你。”

二话不说,她就要过去亲眼看他。

还沉寂在美艳女郎挑逗中的严辰冽一愣,突然清醒。

“我没事,你不用过来了。”他沉吟了下,缓缓的道。

随即,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不满的美艳女郎,伸手在支票上写了一个数字,指了指门外。

女人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严辰冽一个冷厉的眼神吓住。

看了眼支票上的数字,这才谄笑的离开。

房间终于没有了别人的气息,他涌动的那一抹愧疚终于安分下来。

“身体怎么样,检查出来了么?”

不料这一句话却引来了那边的沉默。

“乔夏?”

“严大人,你现在这个年纪,有当爸爸的心思么。”

她此刻的声线,是他认识她这么久以来,难得的小心翼翼。

可他却被这句话给惊呆了,连手中的酒杯都一个不稳,跌落在地。

啪啦一声脆响,连她那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乔夏呼吸一滞,心微微下沉。

“如果你还没有当爸爸的心思,那明天我就去……”

“已经确诊了么,孩子多大了。”

她的话被他略带起伏的声音打断。

她一愣,“四周了。”

严辰冽的神情有些懵,这个惊喜来的太突然。

事实上,现在已经24岁的他,还真的没有当爸爸的觉悟。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想了又想,甚至站起身来回走动。

而乔夏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见他沉默下来,原本漂浮上来的心再次猛的下沉下去。

她唇角动了动,强笑道:“你不用多想,现在WY正在上升关键期,我也没有时间生这个孩子并且照顾他,我今晚打电话给你,只是通知你一声。”

心是疼的,无法否认,可是她还是不想在他面前装的有多脆弱。

可是这番逞强的话说了之后,她就觉得冷。

缩着膀子,她半靠在墙上。

良久,却听那边传来了一声叹息。

“快去睡吧。”

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乔夏怔怔的看着手机,嘴角勾起一丝苦笑。

昨天潘萌告诉她,她和孔森在一起五年,两人打电话从来都是她先挂的,哪怕是两人吵架了也一样。

就算吵的再凶,孔森也总是留着百分之一的理智,给她最后的体贴。

乔夏就问为什么孔森能做到这样,就算是作为男人的绅士风度,也做不到连续五年次次如此吧。

潘萌很鄙夷的看着她说:“一看就知道你是没有经过爱情滋润的,你咋一点都不懂爱情,因为他爱我啊,就算我们吵的再凶,但只要他一想到有可能会因为吵架而失去我的时候,他就不跟我吵了,他那么做,是给自己留退路呢,这个时间一长吧,他自己也就习惯了,所以啊,男人还是得调教的。”

是啊,因为长时间的爱着一个人,会久到已经为这个人产生了种种习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