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办公室抓包

作者:柒世风流 字数:377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知是不是她的有意躲避,严辰冽已经三天没有看见乔夏。

公司里看不到已经交代好交接任务的乔副总,他以为他回家应该就能看到,可是却连带着严安也不见踪影,乔夏把严安也带走了。

那一夜是他的不对,既然都已经离婚了竟然还强行要她做自己的解药,这个决定不管是于乔夏还是于唐玉儿都是不公平的,是他的不对。

他也沉静的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和乔夏当面说些什么。

心里隐隐有个不对的地方,很迫切的要求自己和乔夏见面谈一下,虽然见面后,难免会有些尴尬,他不善言语,可能也说不出什么来。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乔夏竟然躲着他,手机不接短信不回,到最后干脆关机。

严辰冽坐在办公室,一把把手机丢到了办公桌上,烦躁的松了松领带。

关机,关机,关机。

他每隔三个小时打一次电话,连续两天从早打到晚,好不容易手机接到了对方已经开机的消息,可他打的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他的已拨电话列表一翻开全是乔夏这两个字。

她这是摆明了在躲!

乔夏去了哪里?

办公室门咔擦一下被打开,严辰冽这时正转过脸看大厦外的高楼风景,这会儿正心下烦躁,竟然还有人不先打招呼就直接开门进来,这还得了?

当即回头冷喝:“谁允许你进来的?”

可看到的却是唐玉儿可怜兮兮的脸。

严辰冽一愣,“你怎么来了?”

乔夏在躲他,而他这几天也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唐玉儿。

虽然这几天下来,他们默契的谁也没有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好像那晚的事儿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依旧关心她,爱护她,在百忙之中陪她吃饭,陪她看着无聊的电影,他还是那个称职的未婚夫。

可是严辰冽却知道,自己更多的时间是在发呆,是在想着乔夏那个女人,想着她带着严安去了哪里。

唐玉儿站在那儿,没再上前,“辰冽,现在是午饭时间,我是来看看,你忙的有没有吃到午餐。”

“你既然不喜欢我过来看你,那我走了,你记得要吃午餐,你胃不好,不要饿到。”

说完,转身就要走。

严辰冽看她神情不对,赶紧过去一把将明显因为受委屈而负气的女人拉进怀里。

“我不知道是你,刚才在想事情,心里有些燥,所以玉儿,我刚才不是在对你发脾气,你不要生气。”他俯身柔情的安慰。

见小女人干脆埋在自己胸前不吭声,严辰冽轻笑了一声,“我的宝贝玉儿是个大气的女孩,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我的气的对不对,要是玉儿再生气,那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她听了一会儿也没听到下文,忍不下抬头回话。

“没怎样了,我还没想到。”他眼睛一眯,在她面前露了个大大的笑。

唐玉儿心头猛的被撞了一下,她已经好久没看过他在她面前露出这种纯粹的笑脸了,以前,唐雪儿还在的时候,他经常笑的,可是后来,她就再也没见他这样笑过了。

当初的那个笑的比阳光还要暖的少年就好像随着唐雪儿的那一撞也跟着魂飞魄散了一般。

他的笑变得矜贵,变得内敛,变得不动声色掩于唇齿。

内心悸动,她凝视着他看了几秒,主动勾住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红唇。

这一次,角度好的让他压根无法闪避。

虽然,她还是感觉到了他那一瞬的僵硬,但是至少,他总算没有再像那晚那般推开了她,甚至,他在僵硬过后,开始渐渐的回吻她。

唐玉儿兴奋的想哭。

他终于开始尝试让他的身体来接纳她的触碰了!

她吻的更加热烈,唇角的轻触已经不足以填补她内心的悸动,她喘息着,主动进攻,探出自己的舌尖,以诱,惑的姿态开始描绘他的唇形。

轻轻的,重重的,允吸。

而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再次被推开。

严辰冽正对着门口,错愕的看着站在门口,已经躲了他三天的乔夏。

心里莫名的一乱,他赶紧推开了唐玉儿。

乔夏的脸色很冷很冷,眼神在严辰冽和唐玉儿身上转了一圈,心里自嘲一笑,面上寒冰若霜。

几秒的视线停留在唐玉儿身上,最后,终于看也不看她。

她对着严辰冽说:“严总,你打了那么多电话,就是想让我来看看,你们是怎么在办公室里恩爱的?”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开机,不再逃避的时候,却看到了他打来的那么多电话。

说实话,在那一刻,她的心真的再次被蒙蔽住了,她知道两人再见面的时候,他们都不会提那晚发生的事,甚至可能会相对无言,可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来找他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现在的他搂着别的女人,和唐玉儿热情的拥吻,又是什么个情况??

这就是他口口声声说的,除了她之外,其他女人他要不起来吗?

乔夏,你到底是有多傻才会又相信这个男人的鬼话,到底是有多傻才会再给这个男人全心的信任!

心口的位置好像被什么堵住,难以透气。

有一团火更是在那里狂烧,要将她整颗心都化为灰烬。

只是奇异的事,她的身体却很冷,冷的都要冒出冷汗。

羞恼感,狠狠的撞击她的自尊。

被当场抓、奸在办公室,尤其这个当场抓、奸的人还是乔夏,严辰冽紧蹙着眉。

不是的,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看着乔夏越发冷冽的眸子,他郁闷的咬牙。

唐玉儿还拉着他的左手,此时他和她更是十指紧扣,当着乔夏的面如此,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禽兽。

严辰冽不说话,唐玉儿却挑眉的开口:“乔夏,让你看到这一幕,真是不好意思,但是你也懂得,男女两人相处,有时候,会情不自禁。”

好一个情不自禁。

乔夏僵硬的耸耸肩,她有心想要回嘴,可是无力。

她身体晃了一晃。

转身,“你们继续,我不打扰。”

凌厉坚定的步伐,却有了一丝微乱的踉跄。

严辰冽右手捏紧了拳,看着乔夏的身影彻底消失。

“玉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不少工作要忙。”他垂眸,微微的说道。

唐玉儿将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她面上笑的乖顺,“好吧,可是你要记得,让秘书给你带上午餐,你的胃不好,不要饿着。”

说完,再次主动献上红唇,只是这一次,她却聪明的只亲了下严辰冽的脸颊。

……

“乔夏,已经半个小时了,你还是不说话吗?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看着辰冽和我在办公室里拥吻,唔,是嫉妒想要抓狂吗?”

咖啡厅里,唐玉儿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看着对面的女人。

她现在很高兴,今天凑巧去找严辰冽,真是找的太对了。

虽然面前的女人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不闹不吵,可是她知道,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乔夏心里肯定不是滋味,看乔夏的手就知道了,恐怕她都还没有发现,她的手指指骨发白。

乔夏抬头看了她一眼,终于开口:“唐玉儿,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看你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看你把以前柔柔弱弱的假面撕开,露出这副恶心人的真实面貌?”

唐玉儿对这嘲讽并不在意,自从那晚过后,她恨不得撕了乔夏,哪里还会在她面前假装什么。

都是这个女人,让她这么多年委曲求全,不能真正的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不是她,她和严辰冽早就已经修成正果了。

那天晚上,她和严辰冽都已经脱了衣服,他都已经情动的不能自以,可是就在关键时刻,他竟然叫了乔夏的名字,并且也是突然清醒了一瞬,竟然在知道自己不是乔夏之后,再也不能进行下去,任凭药物在他体内肆虐。

唐玉儿那时候真的惊呆了,她自己买的药,清楚的知道这种药的药力。

她简直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男人中药之后还会找回理智,没有去宣泄。

在严辰冽推开她的那刹那,唐玉儿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已经疼到什么程度了。

麻木到茫然,这比疼痛还要让人窒息。

她终归还是不放心严辰冽那么晚,中了药之后还开车去哪儿的,所以她一路尾随,看到的结果,就是他去找了乔夏。

她坐在远处的车里,远远的看着那辆车上发生的事,那时候,她真的很想掐死乔夏。

是掐死,掐死。

严辰冽明明不爱乔夏,她一直知道的,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那种时候,严辰冽宁愿要乔夏的身体也不要她的??

还是不可控制的想起那晚发生的事情,唐玉儿铁青着脸,冲着乔夏大吼:“乔夏,你脸皮到底有多厚?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你缠着我男人不放,你到底还想怎样,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还不去死!算我求你了,早点滚出他的世界,滚出我儿子的世界,行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