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身体洁癖

作者:柒世风流 字数:443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辰冽,我这几天又胖了三斤,体重都过百了,人家都说女孩子体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你会不会不要我?”

白衣少女长发披肩,清纯的如海岸线上的秀美蓝空。

站在树荫下的少年却也清俊脱俗,听到少女的话,眉眼弯弯笑得阳光绚烂。

他摇摇头,眼珠子一转,一下子将少女打横抱起。

公主抱的姿势,让少女羞红了脸。

少年这才幽幽开口,“嗳,雪儿真的重了呢,那么重,万一我有一天抱不动可怎么办。”

“好啊,我就知道你嫌弃我胖了重了!”唐雪儿羞怒的就要捶打严辰冽的胸膛。

少年唇角一弯:“雪儿,你能不重吗?你可是我的整个世界。”

“……”少女捶打的动作僵在那里。

时间仿佛定格,阳春三月,柳枝随风轻荡。

可是这一幕再美好不过的场景,却深深的灼伤了另外一个人的心。

房屋的拐角处,十四岁的唐玉儿捂住心脏,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十四岁,她尝到了情伤的痛。

原来,同学们说的都是真的,姐姐在和辰冽哥哥谈恋爱。

姐姐,你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辰冽哥哥,你为什么还要跟我抢辰冽哥哥?

“辰冽,晚上来我家接我吧,我知道一家新开业的川菜馆子,好好吃哟!”

“刚还说减肥呢,你又吃?”

“我就吃就吃,你不带我去我就不理你。”

“那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亲我一下?”

“说话算话哦?”

“好。”

唐玉儿面色冷凝的放下了照片,上面,是她和姐姐唐雪儿的唯一一张合照。

是刚上初中的时候照的。

虽然是双胞胎,五官有七分的相似,可是她和唐雪儿在那时候还是很好辨认出来的。

因为那时候的唐雪儿很圆润,而她的身段却很纤细修长。

手指在唐雪儿圆润白皙的面颊上滑过,照片里的人明眸善睐,可就是这样的笑,让她觉得很刺眼。

“你虽然成绩好,可是,你不过就是一个只知道吃吃吃的吃货,我比你美那么多,可是为什么那时候,严辰冽选择的却是你呢?”眸中的厌恶,一闪而过。

浴室的淋浴声还在继续,唐玉儿放下了照片,放下了随意绑着的长发。

小波浪形的长发,紫色宽胸的睡衣,清纯的美眸,今晚的她,妩媚与清纯共存。

今晚是难得的机会,无论如何,今晚,她都要占有严辰冽,让严辰冽将她占有。

……

严安看的出来,乔夏很生气,面上看似平静,其实是山雨欲来,暴风雨将要来临前的前奏。

对此,宝宝左思右想,决心走迂回路线。

下巴一扬,严安打了个哈欠,“乔夏,我好困,我们能去睡觉了吗?”

外面已经彻底没了动静,他应该是送唐玉儿回去了。

虽然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可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疼了一下。

她的丈夫,她守了那么多年的丈夫,现在已经彻底是别的女人的男人了。

“说吧,今天检查出来的胃酸,是不是你喝这个酸奶喝多了的原因?”乔夏回过神。

注意力重新回到严安身上,她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严安抬着小下巴,皱了皱眉:“是的,你都猜到了,别问了行么。”

他这副表情,好像很厌恶她管他的一样,乔夏心里又是一闷。

声音又冷了几分,“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吃太多这种东西吗?你还小,身体受不了这些东西的刺激。”

严安想说什么,可最后,嘟着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有点……委屈。

乔夏见状,又说:“小安,我不管你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可我和你爸爸还没有离婚,不管如何,我现在还是你的妈妈,你要听我的话,我跟你说的,都是为了你好,你看你今天吐了,是不是很不舒服?”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妈妈也不会再在这件事情上责怪你,但是妈妈还是要问你,你从这件事情上,有没有得到什么教训?”

她真是又心疼又气,关于饮食,以前只要有机会,她都会跟严安普及。

严安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她说的那些事儿,她从他恍然的眼神里知道,其实他都听进去了的。

可是现在,一趁她不在,竟然就不听话了。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小安,你不会是故意想要我难过的吧,你那么讨厌我,都不愿意让我管你,不愿意和我说话,却知道我爱你,你为了伤害到我,所以才这样对自己的,是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真想买块豆腐直接撞上去。

心伤又被扩大了一层。

岂料,乔夏却看到严安被她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她的话哽在喉间,“小安?”

什么时候,她一向倔强坚强的宝贝竟然那么容易就哭了?

天呐,唐玉儿到底是怎么教导严安的,身为一个男孩子,竟然那么容易哭,这才被她训了几句而已呀!

“你别哭了!”她烦躁的拍了一下他的包子脸。

心里闷了一层又一层。

“哼!”严安鼻孔里出气,冷哼的别开脸,伸手胡乱在眼眶上一抹。

乔夏被气的反而笑出了声,“唐玉儿这几天都教了你什么?教你一犯错就冲大人哭?”

严安小身板一僵,随即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乔夏,“乔夏是不是很不喜欢我哭?”

“是,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希望我们家宝贝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是那些跟柔弱女孩一样的绣花枕头。”她个性要强,要是养个儿子是绣花枕头,那真是太失败了。

“那我以后都不哭了,乔夏会开心吗?”小孩嘟囔着嘴,森亮的瞳孔一亮,包子脸上突然挂上了开心的笑意。

画风转的太快,她有点跟不上小孩子的思维。

但是她感觉到了,她的宝贝也不是真的讨厌她。

乔夏看的心里一软,“也不是都不能哭,小孩子要是不哭,就不可爱了,你可以对着妈妈哭,对着你爸爸哭,但是对别人,就少哭点。”

眼泪对陌生人而言,是浪费,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严安再次抹了把脸:“那我以后要哭只对乔夏哭。”

乔夏一乐,“那,不对你爸爸和唐小姐哭?”

严安毫不犹豫的摇头,“不要,我只对乔夏哭。”

“为什么只对我哭?”

“我不要告诉你。”小奶娃看了她一眼,傲娇的别开了眼睛,打着哈欠,蹦上了床。

乔夏感觉到了怪异。

她突然有个错觉,严安好像没以前那么喜欢唐玉儿了。

也许是这几天下来,他感觉到唐玉儿没有她这个妈对他好还是怎么的?

今晚,她还是按照惯例在严安的房间住了下来。

本以为,严辰冽今晚是不会回来了的,可是到了半夜,她竟然接到了他的电话。

“乔夏,你下来一下,我在门口等你。”前所未有的,他的声音低沉间竟然带上了莫名的颤音。

她看了一眼抱在她腰间熟睡的严安,“我知道了。”

严辰冽在车里等她,乔夏打开车门,没有坐进去,“说吧。”

她的脸色极淡,路灯下的她没看见他脸色的一抹不自然的酡红。

他俯过身来,一把将她拽进了车。

力气很大,她手腕吃痛。

乔夏呵斥:“你到底要做什么!”

怎料,严辰冽扑过来,浓烈灼热的呼吸在她面上肆意。

“乔夏,帮我。”

“什么?”她惊疑不定的看他,终于瞧见了他面容上的异样。

原本清俊的脸上,因为这抹不正常的酡红,而显露的妖冶。

她眉心一沉,一把推开神色不定的他。

“放着唐玉儿不要,你要让我来解你的药,严辰冽,就算我是泄、欲工具,你也用不起。”

说完就要下车,可严辰冽却一把拽住了她,将她压在了身下。

座椅被放下,他压在她身上,喘息已经到了极致,正如他的神智。

他伏在她的颈间,滚烫的呼吸打在她的身上,凌乱的话语也飘散在她耳边,“对不起,可我,除了你,其他人都不想要。”

她突然想起,他有严重的身体洁癖。

“你没有碰过唐玉儿?”她的呼吸也带上了轻颤。

可是,他没有回答她,而是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的唇。

炙热,滚烫。

挣脱不了,更胜的是全身都好似要失去力气,软的不像话。

“乔夏,给我,除了你的身体,其他女人我要不起来。”

他含住她的耳垂,又说了一句混合着热气的软语。

她僵硬的别开了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唇角的弧度,满满的自嘲。

看吧,你还是不能冷下心对他。

乔夏,你有时候,真的很窝囊的。

……

清晨,严辰冽独自一人在车上醒来,乔夏已经不在了。

他按着太阳穴,昨晚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

他在唐玉儿那里洗澡,出来的时候接过了唐玉儿递来的一杯牛奶,他喝下,准备入睡,却怎料那杯牛奶被唐玉儿放了相当分量的催、情剂。

他有严重的身体洁癖,这么多年来,除却了乔夏,他就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过关系。

面对唐玉儿那张妩媚美貌的脸,他是想放纵,借着这次就当完成了她的心愿,多给她一点安心,可是当真的要做的时候,他发现他做不了。

他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乔夏那张时常挂着清浅自信弧度的脸。

同样美貌,同样摄人心魄。

他做不下去!无论如何都做不下去,就算身体已经被药物控制的已经快要缴械投降,他就是做不下去!

于是,他终于还是丢下了目瞪口呆的唐玉儿,仓促开车回来找了乔夏。

热烈的一晚,乔夏虽然前面很僵硬,后面却还是迎合的用身体取悦他。

她很热情。

可是,就是这抹热情,却让严辰冽有了不安感。

那样的热情,与其说是火热,可是却更像要将她对自己全部的热情都燃烧殆尽。

【提示:继续阅读点击下方红色“下一章”,微信读者点击手机右上角三个点后点击收藏,下次打开在“钱包”上方“收藏”就可继续阅读】

关闭